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領主的女奴(01-06)



 第一章 神秘的女奴



  「好!接下來就輪到了我們今天的壓軸好戲,也就是我們花了很大力氣才捉

來的魔族美女!」這句話,拍賣會的主持人勞森幾乎是拼了命地喊出來的



  隻見幾個護衛從後台搬出來一團用紅布蓋住的東西,主持人勞森走上前把紅

布掀開,裏面赫然是一個有一般人大小的鐵籠子。鐵籠裏有一個紫發美女跌坐在

內,紫發美女的身上一絲不挂,隻有密密麻麻的繩索在豐滿的胸前形成一個網狀。

雙峰在根部被緊緊纏繞,顯得異常挺拔,似乎隨時都會有奶水瀉出。在腹部有一

個繩結,分出三股繩子分別從腰的兩側和陰部繞向背部,繩索勒著的蕾絲內褲若

隱若現。



  她的雙手被拉到身後成紮在一起,手肘以下用繩索緊緊捆在一起,在手腕處

引出一條繩子將雙手吊向頸部和前胸,系在雙峰根部。隻要略作掙紮,雙峰就會

被向後提起,而另一股繩子從手腕處勒著陰部和前面腹部的繩結連結。



  她那一雙修長的美腿被繩索從大腿根部起到腳踝一圈一圈地緊緊縛在了一起,

在兩腿中間打一個繩結,這樣可以讓繩子不容易滑脫。另外在膝蓋和腳腕處還專

門纏繞固定,保證萬無一失。



  美女的粉頸上還戴著一個禁魔項圈,以此來隔絕她與魔法元力的一切聯系,

口中還堵著一個紅色的塞口球,兩邊有皮帶拉到腦後扣住並且上鎖,無論她如何

掙紮,都隻能發出「嗚嗚嗚……」的呻吟聲而已。



  「三捆禁魔繩還要加上禁魔項圈,就連籠子還是用玄鐵打造的,這位魔女能

夠享受到這種程度的束縛,看來實力非同小可。」坐在拍賣場觀衆席上的一位身

著黑色貴族服飾的黑發男子喃喃自語。



  「喂,漠風,憋了一晚,這個魔族女奴我可要出手了,你可別跟我搶。」坐

在那位叫做漠風的黑衣男子旁邊,一位身材高大穿著一套騎士铠甲的金發男人神

情焦急。「這個女奴我可是志在必得!」



  「你急也沒用,金剛,這個魔女別說是作爲大將軍的你,哪怕是被戒備深嚴

的皇室買下來都沒有絕對的把握可以說困得住她。」漠風用手倚著臉頰,神色淡

然,「如果近身作戰,你生擒她是分分鍾的事情,但是她隻要一個拉開距離,一

個禦風術就是幾十裏開外了,你怎麽捉回來?」



  「怎麽可能,這個女奴戴著禁魔項圈,還捆著禁魔繩,還怎麽用魔法?」金

剛大將軍顯然是滿臉的不相信。



  漠風:「你不信你可以試一下,我不攔你。」說完,漠風直接連眼睛都閉上

了。



  盡管魔族美女的容貌多多少少被籠子擋住,但是在拍賣場內的500 位觀衆除

了漠風無一不被她所吸引,光是起步價就已經達到了100 幣,金剛倒是想買,但

是光是起步價就已經嚇傻他了,他這個大老粗哪來那麽多錢,全副身家撐死也就

幾十金幣而已。



  那個魔族女奴最終被當朝丞相的二公子元亨買了下來,雖然金剛一臉失望,

但是漠風卻絲毫不以爲然,他用手拍了拍金剛的後背,笑著說道:「你也用不著

這樣,看著吧,明天,說不定用不著明天,今晚丞相府就會發生失蹤案件。」金

剛受到了金錢的打擊,根本沒心情理會漠風,拍賣會一結束就徑直坐他的將軍府

專屬四乘大馬車回去府邸了。



  走出拍賣會門口,一個綁著雙馬尾的少女就馬上跑上來雙手環抱著漠風的熊

腰,一雙金色的大眼睛俏皮地一眨一眨,「主人是不是又買女奴了?」隻見少女

一身性感的打扮,紅色的長發綁成雙馬尾,額頭上戴著一條紅寶石吊墜,脖子上

是紅色的皮項圈,項圈中間的環扣鎖著一把金色挂鎖。少女的雙手戴著長及腋窩

的黑色手套,手上是一對緊緊箍著手腕的金色手環。上身隻有胸部穿著金色邊框

的紅色皮革吊帶胸罩,下體是同樣款式的皮革三角褲,隻能勉強把私處遮住。她

的一雙長腿上穿著長及大腿根部的黑色長襪,兩腿的襪口處分別綁著一個皮包,

腳上穿著一雙長到膝蓋下沿的褐色皮靴。



  「這次來拍賣會隻是打探一下帝都的情況,女奴的話沒碰到合適的。」漠風

右手捏住少女的下巴,將少女的臉擡起。少女的臉蛋透出一種俏皮和妖豔,俏皮

似乎是本色,妖豔似乎是經過調教的結果。



  「那主人回去好好調教蒂奴好不好,主人已經好久沒單獨調教蒂奴了。」自

稱蒂奴的少女撒嬌般地搖著漠風的手,哀求道。



  看著眼前的蒂法,也就是蒂奴,漠風作爲主人也是一陣頭疼。三年前他和金

剛一起出征畢爾巴國,漠風用反間計收買了畢爾巴國的大部分貴族,讓那些貴族

反過來支持諾倫帝國對畢爾巴國的征伐,但是條件是必須是殺死所有的畢爾巴王

室成員以絕後患,同時保留他們的貴族身份和領地。



  但是當畢爾巴的王宮淪陷的時候,漠風看到了手持雙劍在王宮大廳奮起反抗

的蒂法,漠風當時就動了收奴的心思,就不顧金剛大將軍的反對,強行用他漠風。

伊洛斯的名字留下了畢爾巴王室最後的血脈。經過三年的調教,蒂法早就從作風

剽悍的公主大人蛻變成爲隻要一天不調教就會渾身不舒服的賤奴。除非是漠風有

命令,不然的話蒂法無論去哪裏都要跟著漠風。



  「這裏是帝都,不是卡什諾郡,這裏危機四伏,心思你給我收一收。」漠風

甩開蒂法的手,也不管她,就徑直走上了馬車。



  蒂法也隻能失望地低著頭,「是,主人,蒂奴知道了。」隨即也跟著漠風上

了馬車。



  不理會蒂法一臉失望的神情,漠風現在腦海裏所想的都是目前帝都的情況。

再過三天,就是諾倫帝國的皇帝陛下,諾倫八世——菲利普。諾倫的六十歲大壽,

但是本應該是一件喜慶的事情卻因爲諾倫八世的大限將至而讓整個帝都變得暗流

洶湧。還有剛剛在拍賣場看到的魔族女奴,按道理來說,魔族在兩年前被教廷重

創,幾乎到了要被滅族的境地,而恰巧現在竟然出現了一個實力強大的魔族美女

在帝都,這絕對不是什麽巧合。但是事情實在太過複雜,哪怕是被譽爲算無遺策

的漠風也想不出接下來帝都到底會攪出什麽風雲。





              第二章 交易



  回到在帝都暫時落腳的旅館,漠風手下的八健將其中兩位,天選射手?溫蒂

和戰虎?蘭斯便馬上出來門口迎接。八健將是漠風手下最骁勇善戰的八位將軍,

這次來帝都參加諾倫八世的壽誕,漠風隻帶了這兩位。



  溫蒂是一個女精靈,擅長射箭,號稱箭無虛發,麾下的天選營有3000名弓箭

手。自然,能在漠風身邊呆著的女性肯定是個美女,她那一頭長及臀部的金色長

發一直讓許多男人所迷醉,再加上精靈特有的一對尖耳,如果不是身上那一股巾

帼英氣太重,說不定漠風也會對這位精靈美女動心思。但是至少現在,漠風與溫

蒂的關系,也僅僅還是上下級的關系而已。



  而蘭斯則是一個身高接近兩米的魁梧壯漢,麾下的戰虎營有5000名重斧手。

但是外表大老粗的蘭斯卻是一個心思缜密的人,不然這一次漠風也不會帶他來暗

流洶湧的帝都。



  「大人回來了。」溫蒂和蘭斯分別站在兩旁,禮貌性地鞠躬。



  漠風:「嗯,我出去的這段時間,有沒有人來找過我?」



  「大人,今天大皇子、二皇子、長公主、丞相都有派人來找你。不過我們知

道大人不在,就把他們的人都打發走了,不過這裏還有一份皇帝給你的信件。」

說著,溫蒂拿出一封信遞給了漠風。



  漠風接過信件之後二話不說變直接把它拆開來看,看見信上的寥寥數字,漠

風不禁笑了出來,「看來這帝都裏面最心急還是我們皇帝陛下。」漠風把信一揚,

站在他身後的蒂法便心領神會地接過信件,然後用魔法將它燒毀。「皇帝讓我今

晚就去皇宮見他,看來我要好好準備一下。」說著便徑直往旅館裏面走去,「晚

飯準備好了沒有?」



  蘭斯:「都已經準備好了,大人。」



  漠風:「那就送到我的房間裏面吧,記得還有蒂法的狗糧。」聽到漠風說狗

糧兩個字,蒂法瞬間感覺臉蛋發燙,情不自禁地就吠了一聲「汪!」



  走到旅館的走廊,漠風取出一條鐵鏈,扣在蒂法的項圈上,蒂法瞬間就趴在

地上,以狗的姿勢被漠風牽著爬行,這種無形的羞辱讓蒂法十分興奮:主人是蒂

奴的,蒂奴現在就緊緊跟著主人,沒人會跟蒂奴搶。



  回到房間,漠風便把蒂法的鐵鏈鎖在餐桌的台腳,一隻狗食盆放在蒂法面前

的地上。身爲領主,漠風的晚餐自然是山珍海味,然而蒂法的晚餐不是飯也不是

面包,而是真正的狗糧。不過無論怎麽看,蒂法的臉上都隻有興奮。她伏在地上,

隻用嘴邊舔邊咬,食相十足一隻真正的母狗。



  吃完飯後,已經是傍晚時分。漠風把蒂法的鎖鏈解開,牽著她坐到了沙發上,

但是這個時候,漠風的面前卻突然出現了一個倩麗的身影,「大人的調教手段真

是爲人佩服,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機會接受大人的調教呢?」隻見黑暗之中走出

了一個隻穿著紫色連衣裙的美女,漠風循著聲音望去,發現來人竟然是剛剛在拍

賣會見到的魔族女奴!



  「我看得出來你在魔族當中肯定有高的地位,你能這麽快就從丞相府逃跑出

來絕對有不俗的實力,但是我實在想不出來你來找我到底是爲了什麽事情。」漠

風似乎對魔族美女的出現也不覺得奇怪,說著,就扯著蒂法的鎖鏈,讓她跪趴在

地上,然後把她當做肉墊一樣雙腳踩在她的背部。連頭也壓在地上的蒂法不僅沒

有一絲的反感,反而一種跪伏在主人腳下的臣服感油然而生,凝重的呼吸聲也說

明了她身體的亢奮。



  反觀魔族美女卻神態嬌媚,她慢慢地倚坐在漠風的身旁,一雙纖纖玉手環抱

著漠風的脖子,朱唇輕啓,在漠風的耳邊吐氣若蘭,「大人,你看我美嗎?」



  然而漠風卻反常地哈哈大笑,「我終于明白你爲什麽可以這麽快就從丞相府

逃跑出來了,原來是魔族的高級魅惑術。用這秘術逃跑之後,估計丞相府都還那

裏狗咬狗吧。」看著漠風清明的雙眼,魔族美女心中暗驚:雖然這魅惑術很容易

被外界的因素所影響,但是對付普通的男性很少會失手,再不濟也不至于一點作

用也沒有啊,除非對方的精神力很強或者實力遠在我之上,但是傳言都說漠風手

無縛雞之力,怎麽看他的實力也不可能比我高,難道他的精神力真的很強?



  「直接說你來找我的目的吧,你的魅惑術對我是不起作用的。」漠風雲淡風

輕地說道。



  看到魅惑不成,魔族美女也不再故作嬌媚,她站起身來,神色凜然,「我叫

吉安娜,是聖族的公主。大人可曾聽說過教廷對我聖族的所作所爲?」盡管外人

都稱其爲魔族,但是對于魔族人來說,他們的種族才是神聖的,所以魔族人一直

稱呼自己爲聖族。



  「我隻是聽說你們幾乎到了滅族的困境。」漠風說這話也是絲毫不留情面。



  「就憑他教廷也想滅我聖族,癡心妄想!如果不是教廷勾結了奧蘭帝國,我

聖族又怎麽會輸!」吉安娜的臉上充滿了她作爲魔族公主的驕傲。「我這次來,

希望可以和大人你做一次交易。我想用我來換取大人你攻打教廷,隻要大人肯出

兵攻打教廷,不管結果如何,我都甘願成爲大人的女奴!」吉安娜說出這話的時

候聲音很小,也難怪,以她魔族公主的尊貴身份要她說出做一個人類女奴的話確

實不容易。但是漠風看到的,卻是吉安娜的心跳加速。



  不過魔族也是今非昔比了,若不是因爲幾乎全大陸的人都知道漠風喜歡調教

女奴,爲了一個女奴甚至可以出兵滅掉一個國家,恐怕吉安娜自己也不好意思拿

自己作爲籌碼來交易。畢竟教廷這種存在了上千年的龐然大物,全大陸根本就沒

幾個人敢招惹,更別說是出兵攻打了。



  漠風饒有興趣地看著吉安娜,「你會魅惑術的話直接去蠱惑諾倫八世就好了,

有他的命令,我也不好意思不出兵攻打教廷。」



  吉安娜:「實不相瞞,我的魅惑術最多隻能蠱惑男人的心神5 分鍾,而且很

容易被外界的因素所幹擾。剛剛對大人用魅惑術僅僅隻是試探而已。攻打教廷的

事情關系太大,不可能是幾分鍾就定下來時候,而且皇宮戒備森嚴,我這麽多次

都沒能潛伏到諾倫八世的身邊。」





              第三章 皇家馬車



  「你想用自己一個人換來對教廷的複仇?」漠風戲谑地看著吉安娜,「你也

太看得起自己了,教廷是大陸上最大的勢力,別說是你,就算你們整個魔族來投

靠我這都是一門虧本生意。」



  「那你想怎樣?」這一說話,吉安娜公主的脾氣就盡顯無遺。現實當中的公

主可以是奴性十足的女奴,但是卑賤的女奴卻不可以是高貴的主公,角色的轉換

是需要條件的。



  漠風隻是一笑,「我聽說你們魔族有上古七大淫器的其中兩件……」「沒錯,

那是詛咒之環和魔觸戒指。」對于這種人盡皆知的秘密,吉安娜覺得無需隱瞞。



  詛咒之環,是五個好像魚鈎一樣的體環,一端是尖勾,一端是紫色的寶石,

分別戴在女奴的乳頭,陰唇和陰蒂,佩戴者將會永遠處于發情的狀態,乳房一直

都會有源源不斷的奶水,陰部更是會一直都有淫水流出,永遠也不會停歇。



  魔觸戒指,分爲主戒和奴戒,主戒佩戴在主人手上,奴戒佩戴在女奴手上,

由主人的意念控制。主戒是藍色的,而奴戒是綠色的,隻要主人動動念頭,奴戒

就會自己伸出綠色的觸手纏繞女奴全身。



  傳言隻要集齊七大淫器甚至還會引發驚天動地的大事件,但是這一萬多年以

來都沒有人能夠湊齊它們,所以那僅僅隻是停留在傳說階段而已。



  漠風回頭看了一眼窗外,發現已經入夜,就踢了趴在地上的蒂法一腳,厲聲

道「起來,自己爬到籠子裏面等我回來。」一聽到要爬進籠子裏面不能跟著主人,

蒂法心裏面一萬個不情願,她保持狗趴的姿勢擡起頭來,可憐兮兮地望著漠風,

希望漠風可以改變主意帶她出去。但是漠風顯然不想和她磨蹭,左手提起蒂法的

狗鏈,右手抓起藤鞭往蒂法的屁股上面就是一抽~啪!



  猝不及防的一鞭讓蒂法疼得像母狗一樣「嗚~嗚~」直叫。「我數三聲,你

再不爬到籠子裏面那你這一個月就都在籠子裏面過吧。」聽到懲罰是要被關一個

月的籠子,蒂法立刻就手腳並用爬離了現場……



  看到蒂法終于肯聽話,漠風也站起身來,不再浪費時間,「我現在沒時間陪

你玩談判遊戲,我的條件很簡單,你做我的女奴,奉上那兩件淫器,然後你帶整

個魔族投靠我。答應我的條件,我就可以讓教廷從此在大陸上消失,甚至可以讓

魔族變得比全盛時期更強大。」



  漠風說完,也不管吉安娜如何反應,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房間。因爲漠風知

道,這種事情即使吉安娜貴爲公主,但是也不能替整個魔族做決定,她必須要回

到魔族當中與族人商議,所以再和她說下去也隻是浪費時間。



  漠風走出旅館的門口,發現溫蒂和蘭斯已經在那裏等他了。溫蒂:「大人,

皇宮派來的皇家馬車已經到了。」



  皇家馬車,是諾倫八世的禦用馬車,由十二匹母馬組成,分成三排,每排站

著四匹母馬。她們全部穿著紫色的皮革束腰,將一雙肉球裹得十分巨大,一個個

看起來至少有F 杯。而乳頭則露在外面,全部都穿著黃金打造的乳環。下身同樣

有三隻黃金打造的陰環的穿在陰蒂和陰環上面,不過由于穿著紫色的皮革三角褲,

所以陰環是看不見的。



  腳上統一都穿著紫色的皮革無跟高筒靴,手上也帶著露指的紫色皮革長手套,

她們的雙臂全部反綁在身後,四條皮帶分別在雙肩,腰部兩側連接在身上的皮革

束縛帶上面,而身上的網狀束縛皮帶包裹的很是緊密,保證她身體各個部分受力

的均勻。頭上則統一戴上黃金打造的馬嚼子,一根紫色的羽毛標插在額頭的皮帶

上,橫亘在嘴上的金箍也阻斷了她們說話的可能,唯一能發出的就隻有像馬一樣

的啼叫聲。



  馬車前面的車位分布在兩根直杆和一個向前彎出一個角度的橫杆邊上,前排

的馬位就是在橫杆向前彎出的那個尖端上面,算是領頭的馬位,前排兩邊的就在

斜的橫杆上,其餘兩排就站在後面分擔受力。各個馬位上面還有許多的金屬環和

皮帶等用具,可以用來加大母馬們拉車的難度或者增加一些其他的實用工具。



  直杆和橫杆都是黑色的,都是是木制的,但是卻十分的堅硬,表面沒有塗漆,

但是卻光滑異常。趕車的是一個身著燕尾服的中年男人,他走下馬車向漠風施了

一禮,「漠風大人,我是陛下的禦用馬車官,馬修斯。陛下派我來接您去皇宮,

請您上車。」



  「陛下居然會派他最喜歡的皇家馬車來接我入宮,看來他真的很著急呀。」

漠風笑著對馬修斯說道。



  「隻要大人您願意答應陛下的請求,陛下說,這架馬車甚至可以送給大人您。」

馬修斯恭敬地說道。



  漠風面無表情:「這些事情等到了皇宮再說吧。」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