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八個大陸當紅女主播被兩千農民性虐



兩個鐘頭後,女主播們勉強吃完了流氓們喂的飯,夢桐奮力反抗,不肯吃,爛

毛急了,惡狠狠地把夢桐打翻,扒光衣褲,抓起地上的一把笤帚死命捅進夢桐的陰

道,「我叫你不吃,我叫你不吃」夢桐疼得滿地打滾,最後只有硬著頭皮吃下飯





  到了晚上,在村公所大廳裡燈火通明,八個美人被赤身裸體的綁在八個柱子上

,遠近幾個村子約有兩千人聚集到這裡觀他們崇拜的大明星的裸體。要說漂亮當屬

文清,這是個美人胎子,大眼細眉,小酒窩,黃金分割般的五官;夢桐的奶子最大

,雖有點過大並略有下垂,但仍是那麼迷人;賀虹梅和揚晨都屬於典型的主播體形

,身材勻稱,長相大方迷人,有股白領的高雅氣質;葉迎春雖已經四十多歲了,但

絕對是個高貴的美婦,尤其是那劍一般的揚眉,有種神聖不可侵犯的魅力;顏倩和

管彤都溫馨可人,像小動物一樣嬌美,讓人憐愛。



  總之,看著這些美人,有一大半的人都不由得手淫起來。大家把手淫後洩出的

精液收集到一個大罐子裡,另有用場。首先當然是要先好好玩這幾個女主播了。沒

想到,越是偏遠地區,越是老實的農民,玩起女人來花樣也越多。大柱先玩賀虹梅

,賀虹梅今年有三十多歲了,下身有點鬆弛,大柱的雞巴太細插進去後根本就逛裡

逛蕩的不過癮,他乾脆,從陰道裡抽出雞巴,冒冒勁捅進了賀虹梅的尿道,然後做

起活塞運動,一、二、三,賀虹梅哪經得起著這樣的蹂躪,便拚命慘叫:「啊,你

不是人,疼死了,你有姐姐嗎,你也這麼對待她嗎?你不是人!」



  大柱甩手扇了賀虹梅一記耳光:「對了!俺也是這麼操俺姐姐的,臭娘們,我

操死你!」



  說完他加大了尿道裡陽具的力量,賀虹梅疼的死去活來,尿道裡鮮血流出,大

柱把出雞巴,賀虹梅的尿道口立刻飛出一彪尿水,射精後,大柱意猶未盡,他拿起

一個玉米棒子捅進賀虹梅的陰門,居然不廢吹灰之力,他在賀虹梅的陰道裡連捅幾

下,感覺不過癮,就拔出玉米,給賀虹梅陰道裡塞入了一個蘋果,然後又把一個鴨

梨塞進去了,還有空間,大柱很吃驚,他想,這個女人的陰道究竟有多大,能容納

多大的東西呢?他轉眼看到牆角的一堆葫蘆。



  賀虹梅感到自己的陰戶真的要被葫蘆撕裂了,她拚命慘叫:「求求您,別塞了

,您來操我吧,操我哪兒都行,別給我的陰門塞葫蘆呀,要塞壞的!」



  大柱流了一身汗,用盡全身力氣終於把直徑有十厘米的大葫蘆整個塞進賀虹梅

的陰道裡了。他剛想新花樣,大廳裡的其它人急了:「黑,大柱,你把那小娘們的

逼裡塞進這麼大的東西,讓我們以後怎麼操,要玩兒沒關係,這裡有八個美人呢,

等俺們都操完了再一個一個變著花樣的玩。」



  「好,群奸開始!」經理一聲令下,兩千人立刻有秩序的安長幼順序拍好隊,

輪著個的逐一姦淫八大美女,創下了吉尼斯世界紀錄,每個女人與兩千人性交有多

麼可怕,她們受得了嗎?另外,比這更可怕的性變態虐待即將開始,八大女主播能

闖過此關嗎?且聽下面分解。



  老農到底是老農,他們的精液似乎永遠用不完,想要就有,兩千人全都在八個

女主播身上輪一便後,這八個女人已是奄奄一息了,而時鐘卻已轉了整整24圈接

下來是老農們的即興遊戲,女主播們可遭殃了。



  顏倩被姦淫後,陰道外翻得很厲害,精液已經裝滿了她那嬌嫩的陰戶,而肛門

裡也不斷流出液體,有男人的精液,有自己和其它主播身體內的淫水,還有被操浠

了的屎漿,一片汙穢。但小拴和爛毛卻不嫌髒,他們饒有興趣地扒看著晚間新聞當

家花旦的下身,顏倩感到自己的屁股快要被撕成兩半了,你想兩個老農掰一個女人

的屁股會有什麼結果,顏倩的陰道和肛門口都被撐大了。



  小拴看著有趣,就用兩個手指插進顏倩的屁眼,裡面很滑,小拴試試整隻手插

進去,也沒問題,而且顏倩直腸裡的大便被小拴伸進去的手摳抓的變成了液體,隨

著小拴手在顏倩肛門裡握成拳頭,一下一下狠命地搡塞著、搗著顏倩嬌嫩的直腸,

屎湯漸漸順著小拴手臂和屁眼之間的縫隙流出來。



  爛毛看到同伴把美麗的顏倩用拳頭操出屎來了,很興奮。他嘗試用拳頭操進顏

倩地陰門,那裡更加潤滑,沒問題,他一擊得手,好傢夥,兩個粗壯漢子那又粗又

髒的大手在嬌小的顏倩的陰戶和肛門裡橫衝直闖,大便和淫水夾雜著不少血絲飛濺

出來,十分淫靡可怕。顏倩不停地像鯉魚一樣翻騰著身體,不住慘叫,但都無助於

事,小拴和爛毛一連搗了上千下也不住手,顏倩哭成了淚人:「不要呀,大叔大爺

,繞了我吧,陰戶和屁眼都給你們廢了,行行好,別殺死我呀,屁眼太疼了」



  終於小拴和爛毛收住拳頭,兩人一起用力「嘿」同時把拳頭抽出顏倩的下身,

那一刻顏倩一點不覺輕鬆,大拳頭通過肛口和逼口時,一下把這兩處撕裂了,血如

泉湧,顏倩一翻白眼昏過去,小拴和爛毛嚇壞了,急忙看顏倩的下身,只見顏倩的

陰道口和肛門口都成了兩個大洞,足有一尺多寬,紅黃白三種顏色的混合液體不斷

流出,一群蒼蠅也來湊熱鬧,有幾隻居然飛進顏倩的陰門和肛門,小拴和爛毛只好

一便便用清水給顏倩下身洗著,還用紗布塞進兩個洞止血,終於顏倩緩過氣來,好

像已經不痛苦了,小拴暗罵:「這臭婊子,俺都沒勁了,她居然又沒事了,真耐操

」。



  夢桐是天津人,有名的大美人,因此受到的淩辱也最多,加上本來就性生活不

協調,還因此得了不少婦科病如陰道炎、盆腔炎、外陰白斑和嚴重的痔瘡,加上對

精液過敏,因此,被這兩千多人操得死去活來,疼痛難忍,下身像開了鍋一樣又熱

又疼。可偏偏玩她的是最變態的三癩,三癩是村裡最髒的人,口臭、腋臭、渾身掌

瘡和癩,一年不洗澡很遠就能聞到身上的臭味。三癩惡狠狠地走到夢桐面前,先用

鼻子貼在夢桐柔嫩的肉體上使勁地嗅著,臭氣傳到夢桐鼻子裡,她厭惡極了:「畜

生,離我遠點」,這下可激怒了三癩,他一拳打在夢桐的豐乳上,:「俺玩死你這

小娘們」



  說著,他把勃起的陰莖一下插進夢桐的陰道,夢桐感到自己的陰戶火辣的疼,

陰道炎使她沒有一點淫水分泌,突然夢桐感到陰道一緊,一股水沖進陰道,「啊,

不,你不能在我的陰道裡仨尿,太髒了,求求你,我有陰道炎,很疼呀,啊,又尿

了」,三癩在夢桐陰門內尿了一大泡尿,然後拿出陰莖,看著自己的傑作:夢桐開

始潰爛的陰戶,得意地笑著。



  夢桐是個剛烈的女子,她顧不上自己正裸體,撲上去用牙咬著三癩的耳朵,一

下咬下一小片肉,幸虧三癩躲得快,這下他可惱了:「好你個小娼婦,看我怎麼收

拾你」,他找來一個打氣筒,把筒嘴用力捅入夢桐生著痔瘡只有一條窄奉的肛門,

給夢桐屁眼裡打氣,1、2、3、4、5、6、7、8、9...一直打了一百多

下,夢桐的肚子鼓起來,比孕婦還大,大的嚇人,肚子上的皮膚幾乎透明了連血管

都看得見。



  可倔強的夢桐儘管屁眼裡很疼,但就是咬著嘴唇不求饒,三癩怕出人命,打到

二百下時停住手,拔出氣門芯,只聽到夢桐屁眼裡「梆、蔔、蔔噗、蔔、蔔噗蔔、

蔔噗、蔔、蔔噗、」一個奇臭無比的連環屁放出,熏得在場的人都頭疼,這個屁足

有5分鐘長,竟把夢桐屁眼口的痔瘡炸破了,鮮血流了一地。三癩仍不解氣,他把

夢桐按倒,用自己的屁眼對準夢桐的肛門,開始拉屎,一坨一坨又粗又硬的屎撅子

直接灌進美女夢桐的屁眼進入直腸,三癩的大便不僅多而且很臭,夢桐感到自己的

身體骯髒無比。



  三癩拉完屎,又用一根很粗的大白蘿蔔猛地杵進夢桐灌滿屎的肛門,用力搗著

,搗了幾十下,拔出大白蘿蔔,夢桐的屁眼裡立刻像噴泉一樣冒出豐厚的大便,屎

漿四濺,噴向四周,有的直接噴到夢桐的臉上、身體上,不一會兒,夢桐整個人就

被埋在糞堆裡了,可夢桐屁眼的屎還在噴,足有幾十斤的大便從夢桐的肛門裡湧出

,那景生完小孩後像可謂奇觀。



  葉迎春身體更加豐滿,這就引起了年僅時五歲的小流氓嘎子的興趣,從小缺少

母愛的他撲到葉迎春懷裡盡情地吸吮著葉迎春的奶汁,吃了個飽,葉迎春的奶頭被

咬得生痛,只有不住地慘叫。嘎子又發壞地用手掏摳著葉迎春的陰門,他嫌葉迎春

的陰戶生過孩子太大,竟用兩隻手同時插進葉迎春的陰戶,像掏鳥窩一樣用力在葉

迎春陰道裡挖撓著,葉迎春的下身幾乎被撕裂了,突然,嘎子像想到什麼,停住手

,拔出葉迎春的陰道。



  幾分鐘後,嘎子牽了一頭大黃牛,走到葉迎春面前,「今天,就讓俺的大黃來

操你這漂亮的阿姨。」



  聞聽這話,葉迎春只覺得天旋地轉,看著黃牛足足85厘米粗的陰莖,葉迎春

眼一黑昏過去。等葉迎春再次醒來時,發現那頭公牛正在舔自己的陰阜,有人在喊

:「看,老牛吃嫩草。」



  黃牛舔痛快了,由嘎子牽著來到葉迎春雙腿之間,嘎子讓葉迎春躺下,把已經

勃起的牛鞭對正葉迎春的陰道口,也不潤滑,照著牛屁股一拍,黃牛一使勁整條牛

鞭就插進葉迎春剛生過孩子的陰門,那黃牛簡直要把葉迎春給操死了,牛鞭在葉迎

春的陰道裡進進出出,一直操了葉迎春兩個小時,其間,葉迎春昏過去好幾次,陰

道口早就撕裂了,流出的血都凝固了。



  老牛終於射精了,精液像子彈一樣衝進葉迎春的子宮,疼的葉迎春渾身亂顫,

黃牛抽出陰莖,同時一大灘血夥著濃烈的牛精液流出葉迎春的陰道,在地上趟成小

河。葉迎春只剩下呻吟聲了:「哎呦,疼啊,陰道完蛋了!」



  果然,葉迎春的陰門被牛鞭戳得合不攏了。嘎子又挑了一大堆蔬菜來到葉迎春

面前。他讓葉迎春撅起大屁股,讓大家看清楚葉迎春的陰戶和肛門。



  嘎子先把一棵蔥塞進葉迎春的屁眼,用茄子捅進陰道,興奮的說:「瞧呀,美

人開花了,還有條尾巴。」



  葉迎春羞忿難當,嘎子一連在葉迎春肛門插了十幾根蔥,辣的葉迎春屁眼腫了

起來。嘎子取出蔥,又拿北方特產的「心裡美」大蘿蔔凶狠的捅入葉迎春的屁眼,

開始捅不進去,葉迎春拚命抵抗,後來,嘎子在蘿蔔上抹了很多辣油做潤滑,終於

捅進去了,大蘿蔔一直捅到直腸的盡頭,嘎子又給葉迎春的陰道裡塞進兩條黃瓜,

「看,美人菜遞」。



  說完,嘎子把蔬菜都拿掉,用一大堆曬乾的紅尖辣椒塞進葉迎春的前後穴,屁

眼裡塞了三十多只,陰道裡塞了五十多隻,然後又搓了搓腳底板的泥巴,糊在葉迎

春的屁眼和陰門,不讓辣椒出來。最後,嘎子用腳踩葉迎春的小肚子,辣椒在葉迎

春的身體裡碾成粉末,奇辣無比,痛的葉迎春五官都挪了位:「媽呀,屁眼著火了

,陰道燒焦了,不要啊,太疼了,快殺了我罷,啊」



  男人們在一旁哄笑起來。



  下面輪到了音畫時尚的美女主持人文清,文清近來很少在音樂頻道露面,她在

頻道的主持人地位已受到另一位美女主持人的排擠,文清又不肯向頻道的掌門人孟

x低頭,向領導獻身,幾年來一直守身如玉,除了男朋友還沒有第二男人玩過自己

的身子,沒想到這回一下就有兩千個男人姦淫文清,要不是手腳都被捆著,文清早

就自殺了。



  要命的是大柱、爛毛、嘎子和三癩已上來就盯上了文清這個大美女,四個人合

計好一定要好好玩玩文清。他們從後面抬出一個大木盆,木盆中盛的是幾天前兩千

個男人手淫後洩出的精液,這回總算派上用場,木盆裡的精液足足有三百升,嘎子

和三癩抬起文清的身體「咚」的一聲扔進大木盆裡,幾天來經過日曬已經發哮黴爛

的精液又濃又臭,臭氣熏天,那是種像是腐爛的屍體臭混合著大糞坑和黴爛的蔬菜

發出的惡臭,木盆裡外和盆的邊緣都爬滿了蛐、蒼蠅、臭蟲、虱子、蚊子和毒螞蟻

,被精液粘住後在不住的蠕動著,連老農們都感到噁心極了。文清在精液木盆裡泡

了足有兩個小時。文清感到自己的身體已經徹底被男人骯髒的精液侵蝕了,蛐、蒼

蠅、臭蟲、虱子、蚊子和毒螞蟻叮得身體已經發腫了,文清聞聞自己原本美妙的身

子,天呀,比木盆裡的精液還臭。



  嘎子和三癩連拉帶拽把文清拖出木盆,四肢攤開重新捆好,「文清小娘們,今

天我們要好好灌灌你。」說著大柱等四人拿出事先預備好的膠皮管、高壓開關和噴

頭,他們把膠皮管的一頭伸進木盆的精液裡,接上開關,另一頭拴上金屬製的粗大

噴頭,淫笑著,一步步朝文清走來。



  「啊,不、不、不、不行呀、別弄死我呀,我還沒結婚呢,我不想死呀。」文

清不住慘叫。然而,大柱毫不惜香憐玉,狠命把噴頭對準文清的屁股中央緊閉的肛

門捅進去。



  「啊,疼呀,疼死了,放了我呀!」文清只知道慘叫,她收緊肛門肌肉想抵抗

噴頭的進入,那怎麼可能呀!



  大柱命其餘三人扒開文清的屁股,他大喊一聲:「嘿,進去!」



  7公分寬的方頭噴頭全部插入文清的糞門,大柱惡狠狠地又往文清的屁眼裡塞

了塞,噴頭進入直腸足有8厘米,大柱一下打開高壓開關,惡臭的精液猛地灌進美

女文清的屎眼,文清像被電了一下,人痙攣了,拼命掙紮。



  爛毛、嘎子和三癩三人狠命按住文清狂扭的身子,才兩分鐘三千cc的精液灌

進文清的屁眼,文清肚子已鼓成了大度婆,圓滾滾的,五千cc的精液灌進去了,

大柱關了開關,從文清的屁眼中抽出噴頭,立刻塞入一個粗大的肛門塞。



  「文清呀,我請你給俺們表演個節目,對了,就是青蛙跳,快,不然我廢了你

!」說著大柱隨手抽了文清一鞭。



  「啊,是、是,我跳,我跳。」文清艱難地起身,挪動著自己圓滾滾的身子,

費力地跳著,一下、兩下,文清立刻又癱倒在地。



  「求求您,我實在跳不動了」



  「好啦,看來你也不是裝的,嘎子和三癩,你倆幫幫文清小姐,抬著她跳」。



  嘎子和三癩一邊答應著一邊,抓起文清的胳膊,一起用力,「走你」把文清圓

筒一樣的身子拋向空中,「啊,我完了。」文清一閉眼,只聽「撲通」一聲,文清

的身體正好掉進大部盆裡,濺起很多的精液。精液淹了文清的身體只剩下頭在外面

,文清慘叫一聲,昏過去,不一會兒,感到下身一陣痛,原來蛐、蒼蠅、臭蟲、虱

子、蚊子和毒螞蟻正從自己的陰道、尿道進攻。



  大柱、爛毛、嘎子和三癩合力提起文清的身體,此時文清的身子已腫脹得沒有

人樣了,只有四個人才抬得動她沈重的身體。他們一便便地讓文清做著青蛙跳,終

於,一聲巨響,文清屁眼裡的肛門塞被頓掉了,頓時,一股黃白液體湧出文清的直

腸,又是屎湯又是精液流了一地,接著,文清又開始放屁,足足放了10幾分鐘的

屁,一對的蛐、蒼蠅、臭蟲、虱子、蚊子和毒螞蟻隨著屁被放出文清的肛門,原來

這些蟲子是和精液一起被高壓開關衝進文清屎眼裡的。文清的身體簡直比那惡臭的

精液還臭上幾十倍,人們不由得直往後躲。此時經理走過來說:「你們別把文清玩

死,我一會要親自玩文清和海霞,你們先把囚車押上來。」



  此時,廣場上突然推來兩輛囚車,老農們模仿舊時處決女犯前騎的木驢打造成

木驢式囚車,還很像模像樣。三輛囚車裡坐的是楊晨、賀紅梅和管彤。



  賀紅梅和管彤兩個除了雙手反綁在木樁上以外,在腰間、膝蓋和腳踝處又綁了

三道繩子,使她們直挺挺地立在車上動彈不得。她們小臉刷白,不住地哭哭啼啼。

楊晨卻與她們不同,雖然眼紅紅的,微微流著眼淚,卻昂著頭,一副毫不在乎的樣

子。



  她的囚車也與後兩個不同,在立柱的半腰中,向前橫著一根胳膊粗的圓木,楊

晨跨坐在圓木上,兩腳懸空,使她比後面兩個女人高出一尺多,她的腳並沒有捆綁

,卻伸得直直的,緊緊併攏在一起,兩腿和屁股上的肌肉緊張地收縮著,小巧的腳

趾蜷起來。有經驗的男人一看,就會想起女人發春時的樣子。楊晨是本地人,又經

常穿一身正經的O:服裝出現在人們面前,所以看熱鬧的人大都見過她,彼時她是

晚間新聞的頭牌主持人,威風凜凜,人人仰慕,此番見她騎著個木棍子發春,都以

為她要享受那快活浪事,不由得議論紛紛。



  楊晨聽得人們的議論,臉臊得紅一陣,白一陣,表情卻仍是一臉不服的樣子。



  車停在高台前,一群老農先上了後面的車,把賀紅梅和管彤兩人從車上解下來

,隨手又五花大綁捆上,並拴了兩隻腳腕。那兩個可憐的少婦早已嚇得軟作兩灘爛

泥。有老農摟著小腰兒把她們撅起來,兩個白白的小屁股翹在半空,露出那小小的

菊花門和兩腿間毛茸茸的肥厚肉唇。另有老農硬是扒開她們的屁股蛋兒,將兩團白

粗布給她們強塞進大屁眼子兒中,就整得兩個小婦人殺豬般嚎將起來。這般處理完

了,才兩人一個把她們挾上高台,一邊一個按跪在台上。



  接著,八個老農上了楊晨的囚車,先有四個人每兩人抓住楊晨一條肥白的大腿

,向兩邊一分,向上一舉,就朝半空中翹了起來,把胯下那女人的地方完全暴露出

來,人們這才知道她遊街時那兩腿緊繃的原因。只見楊晨兩腿分處,就露出了那毛

茸茸的私處,騎坐的那根圓木上面另外立著一根一寸粗的圓木杵,正插在她的陰門

兒裡,把兩層陰唇都撐開了,裡面什麼都看得清清楚楚,一股稀薄的液體順著木杵

流到圓木上。怪道她會那般模樣,有這般一根木杵插在裡面遊上兩個時辰的街,就

是石女也難以抵抗。場中立刻一叠聲叫起好來。



  這次的群奸「晚間新聞」組計劃策劃者--縣城旅店的經理命老農們抬來木驢

車,慘遭「騎木驢」之刑的楊晨、管彤等不住慘叫,下身流血不止,就在此時,大

家聽到一聲清脆的女聲斷喝:「放了她們,你們來對付我吧」,大家放眼望去,原

來是新聞頻道的王牌主持人海霞。海霞提高嗓音:你們這幫畜生,就知道殘害婦女

,早晚要遭報應的。



  「住口,旅店經理走到海霞面前惡狠狠地說:「好你個海霞,你每天在電視上

耀武揚威,又是播音又做主持,高傲得很呀,今天我就按你說的放了這幾個小娘們

,但條件是你必須順著我玩,我想怎麼玩你,你都不能反抗。」



  海霞怒視著旅店經理:「你妄想,有本事就殺了我,我咬也要咬死你。」旅店

經理發狠的喊著:「好吧,今天我就扒了你的皮,叫你嘴硬,來呀,你們把海霞著

這婊子按住手腳,看我怎麼治她」



  四條大漢上前把海霞仰八叉的按倒在一張八仙桌上,旅店經理叫來大柱子說:

「大柱子,咱倆玩個二龍出水怎樣?就是你我各用一個拳頭分別操海霞的屁眼和陰

門。」「好,我最喜歡用拳頭塞女人的逼了,您操她的大屁眼子吧,我看這娘們肚

子挺大的,別是一肚子的屎吧」大柱子咧著大嘴說笑著。



  旅店經理也淫笑著:「看來你是怕讓這娘們的大便弄髒了手,真滑頭,不過我

最喜歡女人的屁眼了,尤其是美麗高貴的美婦人--海霞的屎





.....完.....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