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公爹干得兒媳昏過去



衛老是村里德高望重的知名人士,還是村子里的首富,衛老一生結過三次婚,第一次結婚還不到五年,老婆給他生了兒子之后就生病死了,第二個老婆嫁給他還不到一年就跑了,最后又找了個比自己小十歲的丫頭,這回她倒是沒有跑,可嫁過來也沒幾年,原本白白胖胖一個人,就慢慢變得精精瘦瘦,后來也命喪黃泉了從這時起,衛老雖有過幾次也想再找個老婆,但一直就沒有人敢嫁給他了,怕被他克死了。就這樣他一個人慢慢過了好多年,唯一的兒子也長大成人了,他也慢慢變成了老人,才收拾起心情,不作它想了。。



當他的第三個老婆還沒去世的時候,有一次無意中透露出他的一個秘密。他老婆和隔壁的五姐關系非常好,幾乎是無話不說。有一次,她告訴五姐說,衛老下面那東西無比粗大,有點像公馬那玩意了,每次做起那事來厲害得很,時間又長,我每次都被干得全身酸軟昏陳,真是又想又怕。五姐聽到衛老下面那東西那麼粗大,真是羨慕不已。她本身是個愛說長道短的人,于是她到處傳播,並且越傳越大,這就成了衛老的光輝記錄,就是那玩意在村里可是首屈一指,無人敢比!



衛老現在不比以前了。兒子早就成了家,把家安在城里面,到城里去過了。家里就留下他一個人,盡管有的是錢,但他還是覺得倍感孤單。他原來在城里的生意也不去理了,索性全部交給了兒子,自己一個人回到老家來住。在去年的時候,衛老覺得太無聊且無所事事的,就弄了一條漂亮的小船,他這小船可是說小也不小,雖說比不上豪華遊艇,但是小船卻麻雀雖小,五髒俱全,上面一應設施都有,還能發電。從此,到現在一年多了,衛老一個人就吃喝拉撒睡,全在這船上了。



在他們的村子外面不遠,有一條江蜿蜒而過,但是,他們村子里的人,絕大部分雖靠水卻並不吃水,以水為生的人不多,所以他們村邊的小碼頭上沒有停靠幾條船,江邊來來往往的人極少。這樣,衛老開始認為這樣好,樂得清靜。就天天駕著船,有空就釣點魚,晚上的時候,在船上煮魚,順便喝上幾杯,坐在船頭看日升日沈,聽暮鴉歸林,倒活得滋潤。



最近村子里傳出了謠言,這回的主角竟然是村里的知名人士衛老。



“謠言”是從村東頭的五姐那里傳出來的,很快就風靡了整個村子及周圍的村莊,其原因是,衛老親自上了五姐家的門,要五姐幫他再尋找個老婆。



衛老最后一次娶老婆那已經三十年前的事了。如今他也是58歲的人了,突然起了這個心思,當然在村子里要算得上是爆炸性新聞,特別是那些婦人,傳得有滋有味,樂此不疲。當然這些“謠言”有說好的,說衛老一個人過也太不容易了,找個老伴幫助洗洗衣服、做做家務也好,更有個人說說話,也不那麼寂寞了。也有說不應該的,這麼大年紀還找什麼老伴,真是老不正經!



后來,這些話,傳到了衛老耳朵里,氣得他雙腳亂跳,他站在船上罵了一回,可惜沒人聽到。衛老心想:“你們他媽的一個個都有老婆有漢子,天一黑就可上到床上抱頭亂整,老子呢?幾十年沒沾過女人了!媽的,真是飽漢不知餓漢飢啊!”



衛老向五姐說過他的想法后,這幾天他把船停在碼頭上,一直在船上等著五姐來給他回話,有沒有合適的人。可是過了好幾天還沒等來五姐給他回復,卻等來了他的兒媳婦淑蓉。



今天下午三點左右,他把船仍停地碼頭上,正在船頭吊魚,看到遠處一個穿著時髦而且暴露女人往碼頭這里走來,他看見后在想:這農村那里來了穿著這麼時尚的女人啊!遠看上去真是性感迷人啊!可當那女人走近時卻發現是自己的兒媳婦淑蓉。



他的兒媳婦淑蓉,今年剛過三十歲,她原是城里人,在她出嫁前,可是當地數一數二的俏姑娘,外表美麗出眾,氣質又好,長得細眉大眼,身材高挑,身高165公分,但又豐滿勻稱,再加上36,24,36的誘人的身材,雪白滑嫩的肌膚、修長的玉腿,柔軟的批肩秀發,是眾多男人追求的目標,因為他家里較有線,所以被兒子追求到了並結了婚。



到如今雖然三十歲了,而且又生育了兩個孩子,但因家庭條件較好,平時她除了較注重飲食之外,還經常地去進行一些瘦身的護理,所以,她仍保持著身栽的苗條和曲線的美態,只是與原來相比較而言,她那胸部更加顯得高挺,臀部更加寬大一些而已。她看上去還是那麼風采照人。也可以這樣說:她現在比原來更加性感和有女人味。而且穿著更加時髦並暴露,將她那性感和迷人的身體和形象充分、大膽地顯示出來,看著她那美艷動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膚、修長的玉腿,豐滿成熟的胴體,柔軟批肩的秀發,真是嫵媚迷人、風情萬種!尤其那渾圓的玉臀,以及那胸前高聳豐滿的乳房,更隨時都要將上衣撐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產生衝動,渴望捏它一把!就連衛老見了,也發起了感慨:唉!和農村的女人就是不一樣。無婚原來,他在城里與兒子們一起生活時,見到兒媳如此時髦而且暴露的打扮和穿著,也沒太在意,因為在城里這樣的打扮和穿著較常見的。但自他一個人在家生活了一年多的這段時間里,見到這樣的打扮和穿著較少,而且現在一個人倍感孤單,又無事可做之時,身體的需求就特別明顯地顯示出來了。他越是難受他就買了一些日本的、西方的,港台的毛片來看,想用以緩解一下身體的需求。但有時又越看越想,現在又提出找對象來解決。



所以他今天看到兒媳走到近處,見她那迷人的、暴露的穿著,衛老心里就“咯”地一下,像是什麼東西吊了起來,眼睛又想又怕地看了她一眼,但很不情願地又轉過頭望別處,但心里又想多看一眼。在他看了幾眼后,看得是血脈賁張,老二慢慢翹得半天高了。



今天兒媳上身穿著一件粉紅的領口很低小吊帶衫,在明媚的陽光下,一雙白白嫩嫩的手臂及她那雙肩下面的一部分白白晃晃的胸部,都露在外面,顯得格外的耀眼奪目。那粉紅的吊帶衫,既緊身又很短,又是薄薄的,透過那薄薄的吊帶衫,兒媳淑蓉那胸脯脹鼓鼓的一雙大乳房,驕傲地高挺在胸部前,更顯凸出。又由于那粉紅的吊帶衫上開口較低,剛剛遮住胸部,仔細看上去可清楚地看見那明顯的乳溝,使她穿著的紅色的胸罩也是要呼之欲出的樣子。在她移動身體向前微微彎腰時,一雙大乳房不停地起伏,輕輕顫動;還可看見那部分露在外的白白嫩嫩乳房。那粉紅的吊帶衫剛剛到她的腰部,在她穿著高跟鞋扭著迷人的身軀走動時,有時還會露出她那雪白的肚皮和肚臍眼。緊身的吊帶衫緊緊地包裹著身體,充分顯示出她那柔若無骨的腰部。下身穿著一件低得不能再低的白色牛仔褲,象是僅僅只掛在她寬大的臀部上,緊緊地包裹著她那繃得緊緊的圓臀以及修長白皙的美腿。也有讓人覺得那褲子有隋時要掉下來似的。這樣的打扮,村里可真是很難得看到這樣穿著的。



“你怎麼來了?家里有事呀?” 坐在船頭看他的漁杆的老衛,當看到兒媳淑蓉來到船邊時,半天衛老才吐出一句話來。



兒媳淑蓉因穿著高跟鞋,費了半天的勁,撅著個大屁股,好不容易才慢慢的爬到船上來,上船后來到船頭,坐在船頭離老衛不遠的地方直喘氣。好半天才回答說:“家里沒事呢!志強到廠里去看著呢,我來看看爹!”



“我有什麼好看的?”衛老回過頭來看了兒媳淑蓉一眼說,當近距離見到兒媳淑蓉的脹鼓鼓的胸脯,而且還正在劇烈起伏著,特別是幾乎清楚可見的乳溝和半露的雪白雙乳,衛老與日俱增是心跳加速,忙又回過頭去,不趕看久了,裝著看他的漁杆,可是心里已是心潮起伏,難以平息了。



兩人一下子都不知如何開口一樣,默默地坐了好一會都沒出聲,等了半響,兒媳淑蓉才試探著問:“爹,聽說,你準備再找個老伴?



衛老心想道:”總算是說出你來的目的了!“于是就回過頭去,又看了兒媳一眼,說:”嗯,有這事!“但他說完后還是忙又回過頭去看他的漁杆。



兒媳聽到公爹這樣回答,倒不吃驚,象是早有準備的一樣,慢慢移到衛老的身邊,坐在他身邊望著公公說道:”爹,你都是快六十的人了,還找什麼老伴啊!這樣會讓人看笑話的,也會讓我們會擡不起頭的。“



兒媳說完后,還沒等到衛老回答就進行一連串的演講,而且生動地主了一些例子,勸說他不要再找老伴了,真把衛老說得有些擡不起頭來,他心里也開始盤算,自己這回是不是走錯了。但他嘴上卻還在硬生生地說道:”你說得容易,老子一個人過,晚上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你們從來就不知道孝順你爹,從來不管老子的死活,現在倒管起來了!“



兒媳淑蓉忙說道:”爹!我們也知道你一個人過也挺不容易的,但你這麼大年紀要多為你的兒子、孫子等后輩多想想。要不你到城里與我們一起住,如果你老實不願意去城里,我們保證以后多回來看你老,你說好嗎?“



公媳倆人就這樣你來我往地聊了一下午,眼看著天就要快黑下來了。淑蓉也總算是使盡渾身解數,讓衛老打消了找老伴的念頭。在公公同意不再找老伴后,淑蓉才心滿意足地走進了船上的廚房內,開始著手淘米、洗魚、做菜,給衛老做晚飯吃。



衛老雖然打消了找老伴的念頭,但是還是覺得倍受打擊。在兒媳進去做飯時,他仍坐在船頭抽煙,象是斗敗的公雞,有些喪氣。看著夕陽一點一點地慢慢沈下去,遠處的山坡上,暮鴉歸林,村子里飄出了縷縷炊煙,他這樣看著天完全黑下去,心里面真有些無可奈何。



當兒媳在船上走來走去的聲響,吸引著偷看了一眼她,特別是兒媳撅著她那渾園的屁股蹲在船邊,彎下腰身在河里洗魚、洗菜時,心就又一下子跳得厲害,下身那里又開始有反映起來。這時兒媳淑蓉是背對著他的,于是,他就盯著兒媳淑蓉的屁股看,心想:她的屁股怎麼這麼大?這麼圓?衛老前段時間去城里見了原來的老友,他請他看了一部日本的黃色碟片,里面的內容是有關公媳通奸的情節,他當時看了也沒怎麼在意,可是現在見到兒媳淑蓉這麼迷人的樣子。他現在控制不住地開始幻想能與那片子里一樣該多好啊,那自己既能時常得到滿足,也不用再找什麼老伴了。想到這,他有些茫然地開始幻想起兒媳淑蓉沒穿褲子、光著屁股的樣子來。



在淑蓉做好了飯后,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船上也亮起了燈,在這夏季里,那河風吹得人有些涼爽,但也讓人覺得舒服。河邊洗澡的幾個小孩子也回家去吃飯了,船的周圍已變得一片安靜。無憂論壇



兒媳淑蓉在給衛老盛好了飯,倒好了灑后,叫公爹進來吃飯。在公爹坐好后,就在他的對面坐了下來,陪著公公吃飯。在吃飯時,她討好地、一個勁地往衛老的碗里夾魚,衛老邊吃邊喝著灑,但還在氣頭上,就說:”老子不愛吃魚!“



淑蓉聽到公公這樣說,吃驚地看了公公一眼,說:”魚可是好東西!爹怎麼不愛吃!“



衛老還是好氣沒好氣地、並且一語雙關地說:”再好吃的東西天天吃也要煩,你們天天可以吃的東西,我又吃不到,飽漢不知餓漢飢呀!“



聽到公公這樣說,淑蓉也不知是聽出了、還是裝著沒聽出公公的話外音,仍然笑容可掬地對著公爹說:”那你還是要多吃些魚好。“



就這樣,公媳兩人邊吃飯,衛老是邊喝酒邊吃飯,衛老喝了一會兒后,可能覺得一個人喝無味一樣,就要求兒媳婦淑蓉也陪著他喝幾杯,于是,淑蓉去拿來了杯子,也陪著公爹喝了二杯。喝完后就不感再喝了,淑蓉平時很少喝灑,美麗的臉龐,因酒精而泛紅,更加顯得誘人。淑蓉忙阻攔他少喝一些,但衛老仍然不聽勸阻地喝著。



今天衛老因為心情不好,喝得有些迷糊的時候,還在倒著酒還要喝,淑蓉怕公爹喝得太多了傷身體,忙站起身來,彎腰俯身地阻攔他少喝一些,喝了這杯就算了。但衛老仍然不聽勸阻地慢慢喝著。當他喝了一口酒后微微擡頭回味著時,一下子發現面前的兒媳淑蓉,因微微彎腰俯身向前時,使得她的上身門戶大開,那紅色胸罩內的嬌嫩雪白又飽漲的一雙乳峰,大半個乳球都裸露在外,半顯半露地呈現在他的面前。



衛老可能是喝了灑的原因,眼光直搗兒媳淑蓉那豐滿的大胸脯,他色迷迷地,兩眼直盯著她那胸罩所包裹不住的部份,呆望了起來。



兒媳淑蓉突然看見面前的衛老,忘記嚼動嘴里的酒菜時,又看到他直直地盯看著自己的胸前,自己忙低頭看他盯視的地方,見自己的春光外泄,臉上一下子就爬上了紅云,有些驚慌地坐了下去,端正了一下自己身體,理了理那緊身的吊帶上衣,低著頭,默默地、快速地吃完了飯。



兩人吃完了飯,衛老仍坐在原地,覺得頭有些發暈,就在那里呆坐著。淑蓉忙收拾起吃飯用的碗筷,到廚房里面去清洗,當她仍然彎下腰撅起她那大屁股打水洗碗時。而衛老坐的地方,正可看清廚房里的所有情況,他此時借著酒勁,大膽地看著淑蓉的背影,慢慢地,衛老只見到那一對渾圓豐滿的東西,在他的眼前不遠的地方晃呀、晃呀的,晃得衛老一陣眼花。



看著看著,衛老發現了一個問題,有什麼東西在往自己頭上衝,像是血一樣直往自己腦袋里湧,他覺得是什麼也不知道了,只知那對溜圓的東西是女人的屁股,此時的欲望的衝動讓他已失去理智,他已不清楚那迷人的溜圓的東西是他的兒媳婦的屁股,他覺得不去撫摸她那對溜圓的女人屁股他會死掉一樣。衛老一下跳了起來,快速地來到了兒媳淑蓉的身后,淑蓉此時還正在低頭彎腰在那里洗著碗,他一下子就從兒媳的身后將她攔腰抱了起來,這一動作把兒媳淑蓉嚇了一跳,也從來沒見過公公這麼厲害、有力和身手敏捷,當她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時,自己的身體就被衛老有力已經壓在了地上。



突然受到攻擊被壓在地上的兒媳淑蓉,當她被公爹壓著並仰躺在地上時,真是大吃了一驚,驚叫道:”爹,你怎麼了?你怎麼了?“一邊忙亂地扭動著身體,雙手拼命地去推壓在自己身上的衛老。可是她怎麼用力,就是沒辦法推開公爹。



已失去理智衛老不說話,趴在兒媳的身上,一手用力地壓著兒媳淑蓉的肩膀不讓她掙扎起來,見兒媳婦的雙腿在不停地蹭動,就將雙腿分開,夾住兒媳的雙腿,讓其兩腿不能亂動。一只手只顧著伸出向前,去捏摸兒媳的胸前一雙高挺的乳房。



淑蓉正用力地推衛老,見公爹的一手要摸上自己的胸前時,忙用手護住胸前一雙高挺的乳房,邊說道:”爹,你要干什麼?我是你兒媳呀!你不能這樣!“



可是,淑蓉當用一只手再次去推衛老的身體時,自己的一只高挺的乳房被公公捏摸上了,公公的捏摸是那麼有力,使她覺得有些疼痛但還有一些異樣的感覺。



”淑蓉,好兒媳,來,讓爹摸摸,爹有幾十年沒摸過女人了!“衛老當捏摸上兒媳淑蓉一只高挺的乳房時,邊喘著粗氣,嘴里象是哀求又象是自言自語地說。並且嘴里的口水象都快流出來了,手上力氣卻大得驚人,仍壓得兒媳動彈不得。”來,好兒媳,讓爹摸呀,爹求你了!爹想女人呀!“說著說著,衛老的淚竟然流下來了。”爹本來想找個老伴,又怕給你們丟人了,爹也是沒辦法呀!爹幾十年沒碰過女人了呀!爹受不了啦呀!“



淑蓉本來還在努力地反抗,一只手正抓住公爹撫摸自己乳房的手用力想推開時,可當聽到衛老那哀求的話語,看到衛老那老淚縱橫的樣子,心也就不由地慢慢軟了下來,慢慢地就停止了反抗。抓住公爹的手的那只手,沒有去用力推開了,慢慢地移開放在了身邊。心里想道:”他雖說是我公公,可是他幾十年為了照顧兒子,也不容易呀。幾十年沒有碰過女人,也怪可憐的。唉!反正我也不是什麼黃花大閨女,孩子都那麼大了,沒什麼了不起的,就讓老公爹弄一回吧,他幾十歲的人了,進去也弄不了幾分鐘!就當是自己拿手弄了一回吧!“



淑蓉經過這麼一想。也就不掙扎反抗了,身體開始安靜在躺在地上,雙手放在了身體兩邊,慢慢地半開半閉著眼睛,任由公爹趴在她身上,對她的撫摸和刺激。



衛老看見兒媳淑蓉不掙扎反抗了,就雙手摸上了淑蓉胸前的乳房,隔著衣服用力地、幾乎瘋狂地又捏又摸起來。嘴上還在不停地說著:”爹有幾十年沒摸過女人了!你的雙乳真是又大又柔軟啊!摸得真舒服啊!“”你這身打扮太迷人了,誰見了都想撫摸一下。“一會兒,一只手從那開口很低的粉紅的吊帶衫上口伸了進去,摸上了一只兒媳那高挺的乳房,撫摸上兒媳那雪白滑嫩的肌膚,他更加地興奮和刺激,他邊用力地捏摸著兒媳的乳房,邊說道:”你的肌膚真細膩啊,我從沒撫摸過這麼滑嫩的乳房啊!太爽了!太舒服了!“



此時,遠處的村子里傳出幾聲狗叫。



這個夜晚沒有月亮,天上星星都沒有一顆。



河里起風了,吹得兩岸上的玉米地唰唰響,趴在兒媳身上的衛老,雙手正在不停地撫摸著身下兒媳的胸前雙乳時,被一陣陣風吹過后,突然被風吹得清醒過來,當他明白是在調戲兒媳時,滿含羞愧地停止了雙手的捏摸,但雙手還是有些依依不舍地停在兒媳的乳房上,呆呆地看了一會身下的兒媳婦,心想:”真丟死人呢!你這個老不要臉的,連自己的兒媳都要打主意!丟死人呢!“他暗暗罵著自己,簡直想跳到江水里淹死算了。



就當衛老想從兒媳身上爬起來,跳進滔滔江水里時。在他身下正半開半閉著眼睛享受公爹對她的刺激的兒媳淑蓉,發現公公突然停止了動作,看見公爹盯著自己看也不知是什麼原因,她開口說話了:”爹,在這地上不行,這里太小,不舒服的!“當她說完這些話時,連她自己也有點不感相信。



此時的淑蓉因為剛才公公瘋狂的撫摸與刺激,身體的欲望也被調動起來了。因為淑蓉本是個性欲望很強的女人,老公在家時,都要纏著他與之做愛,而經常被老公拒絕。所以越是這樣,她那沒有完得到滿足的身體,變得越來越敏感,性欲也就很容易一下子就被調動起來。一次性高潮根本滿足不了她,只是在與她老公認識與結婚后有小孩之前有過幾次高潮,后來養了小孩后,雖然得到老公的勤奮耕云,但是沒有幾次讓她得到真正的高潮。就在公爹撫摸她的乳房時,她還不時挺起胸配合著公爹的撫摸與刺激。身下的陰道內已有些濕潤了。



當聽到兒媳的話的衛老,呆望著身下的兒媳淑蓉。此時淑蓉也望著公爹,兩人對望著地停了停,當說出那些話后,淑蓉自己覺得有些臉紅,好在公爹衛老也沒注意,兒媳淑蓉又開口說道:”到臥室里去吧,在那里弄較舒服些的。“說完后淑蓉覺得更不好意思一樣,偏過臉,不趕再看公爹。



一霎間,衛老覺得自己是否聽錯了,然后馬上覺得自己的身體在飛,象已經不屬于自己的一樣。半天才回過神來,他真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但又渴望這是真的,于是,他盯望著身下兒媳淑蓉的臉,象是確認、還是有點不相信似的問道:”淑蓉,好兒媳,這是真的嗎?“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