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拯救我的癡母



我回來了]



怎麼回事?林旭怎麼來了?還和媽媽有說有笑的。



[哦,洪強回來了,今天回來好象比平時早啊。]



[是啊,今天學生會的活動結束的早一點了,你是來找我的嗎?]



[啊,對對對,可是現在有點急事,我先走了,明天再說吧。]



[怎麼那麼著急啊,我還有事要和你說呢。再一次加入我們學生會吧,現

在正卻人手呢,和我們一起會讓你的生活更充實的。]



[啊,好的好的,改天我們再商量,我要走了,再見。]



說著林旭就急匆匆的穿上鞋子離開了我的家,對了,這家夥不是來找我的

嗎?怎麼這就走了呢,還這麼急急忙忙的,好奇怪的人啊。



[兒子回來了,餓了吧,媽媽去給你做飯。]



[好的,媽媽,我還真挺餓的,今天吃什麼啊。]



[呵呵,小讒貓,當然有兒子最喜歡吃的排骨了,稍等一下,就可以了。]



對了,忘記介紹了。我是北廣市三中的一位高中生,學習成績還算不錯呢,

在學校的學生會擔任組織委員。家?還有爸爸和媽媽,爸爸常年在國外打工,

爲了我們母子過上更好的生活吧。



媽媽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家庭主婦,長的雖不是特別的漂亮,可是看起來

卻特別的有成熟女性的韻味。見過我媽媽的同學,都說媽媽長的像電視明星蔣

雯麗,可我覺得媽媽比蔣雯麗還要漂亮,隻是身材比她還要豐滿一些。



而剛剛從家?離開的林旭是我的同學,平時在學校?還算是比較囂張的了,

聽說他有一個哥哥是黑社會的,所以學校?很少有人惹他。雖然他家?很有錢,

還有那麼囂張的表哥,可平時林旭對我們班級的同學還是很不錯的,總是挺謙

虛的樣子,成績也說的過去,所以他這個人並不惹人討厭,隻是感覺他的笑容

總不那麼自然,而且好象有點壞壞的樣子。以前和我一樣也是學生會的,隻是

一個月左右之前,不知道他爲什麼退出了學生會,我們都挺奇怪的。



此時的媽媽像每一個慈祥的母親一樣正給我這個親生兒子準備著晚飯,看

著媽媽高興的樣子我比她還要開心。



[媽媽,看林旭好象和你聊的很開心啊,他經常來嗎?]



[可能是想來找你多玩會吧,你們這麼大的孩子都很貪玩呢。]



[那他也應該等我們學生會沒有活動的時候再來啊,真是奇怪的人。]



[那可能是他性急吧,好了,休息一下就準備吃飯吧。]



哎,好累啊,真的感覺做學生太辛苦了,先躺一會吧,就在我走向沙發的

時候,發現沙發的下面露出了一個角,看著好象是黑色絲綢一樣的東西,什麼

東西啊,平時家?都是挺整潔的啊,媽媽應該不會亂放東西啊。



啊?這是什麼啊?這不是女人的內褲嗎?怎麼這是媽媽的嗎?媽媽怎麼會

穿這麼小的內褲啊。就在這個時候,似乎一種特別粘的東西沾在了我的手上。

這.......這是什麼啊?這不是我再熟悉不過的精液嗎。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媽媽的聲音嚇的我趕緊把內褲又重新放到了沙發下,

一種難以莫名的感覺纏繞在我的心頭。



[兒子,吃飯了。]



餐桌上有我最喜歡吃的紅燒排骨,媽媽還像平時一樣坐在我的對面,腦子

?全是剛才的畫面,不停的吃著米飯。難道是林旭在拿媽媽的內褲手淫嗎?不

對啊,就算是的話,他也不敢射在媽媽的內褲上啊。



[怎麼了?兒子,怎麼不吃菜啊,味道不好嗎?]



[啊,沒這回事,可能是太餓了吧。]



[哎,真是奇怪的孩子。]



我往常一樣的媽媽,和平時一樣的氣氛,沒有什麼不同的。這兩天學校沒

有活動,林旭也沒有再來找我,隻是這幾天林旭總像躲著我一樣,說話時眼睛

也好象有點閃爍。



今天學校組織大掃除,據說可能是有省教育廳的領導來我們學校做檢查,

大家都在努力的幹活,早點幹完早點回家嗎。可最讓我奇怪的是林旭竟然不在,

他去幹嗎了,要知道我們老師對學生一向很嚴格的啊,所以逃學曠課這種現象

在班級?及少發生的。



終于掃完了,可以回家吃飯了。從我最熟悉不過的53路公交車下來,就

急急忙忙的向家?的方向走去,就在我剛拐過彎快要到家的時候,發現了兩個

熟悉的身影,一個是我的媽媽,而另一個竟然是逃避掃除的林旭。



雖然我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可我看的出媽媽好象特別的開心,而林旭卻

是一副詭異的笑容,兩個人好象很親密的樣子,媽媽笑吟吟的沖林旭擺了擺手,

林旭就離開了我們住的單元,正好從我的身邊走過,卻沒有發現我。



林旭?他來家?做什麼?而且沒有參加學校的大掃除,他來做什麼呢?



到家的時候,媽媽還是像往常一樣準備著晚飯,我並沒有發現她和往常的

不同,家?也是一樣,隻是媽媽的臉比往常紅潤了一些。就在我滿腹疑問的時

候,沙發上竟然有一盒黃鶴樓牌子的香煙,還有一個zip的打火機,這不是

林旭的嗎,他的打火機上有一個香港明星米雪的粘膠畫像我早就見過的啊。



[媽媽,這盒煙和打火機不是林旭的嗎,怎麼他下午來咱們家了嗎?]



聽到我這麼說,明顯感覺到媽媽停止了切菜的動作,臉上多少有一些不自

然,可馬上又恢複了平靜。



[啊,是的,來坐一會就走了。]



[媽媽,林旭經常來咱們家嗎?他可是我們學校挺有名氣的人啊。]



[沒有了,隻是時不時過來看看,隻是你一直都沒在,媽媽感覺不好意思

就陪他聊聊天。結果媽媽發現他是一個不錯的孩子,隻是由于父母長期在國外,

平時缺少家庭的關心,媽媽就多關心他一下,這不是嗎,媽媽看他這麼小還吸

煙,就給扣留了。]



[哦,是這樣啊,那媽媽這麼做是對的。]



是啊,看來是我多心了,林旭的家庭背景那麼好,怎麼會和我媽媽這麼大

年紀的女人做那種事呢,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別想那麼多了,還是

好好睡覺吧。



可是.......可是不對啊,媽媽那條粘滿精液的內褲再一次喚醒了我。媽

媽這樣的家庭主婦爲什麼會穿那麼讓人羞恥的內褲?如果他們沒做那種事的話,

林旭怎麼敢直接把精液射在媽媽的內褲上?他不怕媽媽發現嗎?



爲什麼他們的表情那麼親密?而林旭爲什麼專門挑我不在的日子來找媽媽?

對了,還有林旭的打火機上的畫帖爲什麼會是米雪這樣比他媽媽年紀還大的女

人?難道?難道他喜歡年紀特別大的女人?難道他真的和我媽媽做了那種事嗎?

媽媽真的是那樣的女人嗎?



無數的疑問鑲嵌在我的腦海?,我該怎麼辦?不,我一定要解開心頭的疑

團。



這兩天媽媽還是和往常一樣,沒有什麼變化,這似乎讓我有點動搖了。可

老天給了我一個了解真相的機會,由于學校要應付檢查,給省廳領導留個好印

象,決定明天學生會的成員留宿在學校,大家在一起討論交流,好象還要準備

節目。



早上準備上學的時候,我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媽媽,可媽媽的表情卻.......



[媽媽,今天學校要組織活動應付領導的檢查,我今天不能回家了,你就

自己吃飯吧,不用等我了。]



[是嗎,晚上真的不回來了嗎,那.......那兒子要注意身體啊,不要太

累了。]



爲什麼我告訴媽媽晚上不回來的時候,她好象特別高興的樣子,而且還在

盡量的掩飾呢,難道真的要發生什麼嗎?



本來我在老師的眼?是一個好學生,從來沒有過逃學或者不響應學校號召

的記錄,我準備相信媽媽了。可媽媽的樣子讓我更堅定了找出真相的決心,對

不起了,這是我第一次沒有聽老師的話。



說實話,我真的希望自己是錯的,希望我回家的時候,看到媽媽像平時一

樣,沒有任何的不同,永遠是那副慈母的樣子。



艱難的度過了這一天,放學的時候我急匆匆的回到了家,就在我剛要進去

的時候,忽然想到林旭還沒有來呢,我進去也發現不了什麼啊?就這樣我在家

的附近逗留了很長時間,連天都黑了。



可是我忽然發現家?並沒有亮燈,難道家?沒有人?媽媽沒在家嗎?她去

哪?了呢?



我不知不覺的打開了房門,?面是一片漆黑,媽媽去做什麼了呢?哎,媽

媽是一個好女人,我不應該這麼懷疑她的。就在我準備離開家的時候,啪,鑰

匙的聲音和一個女人銀鈴一樣的笑聲讓我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這突如其來的事讓我有點不知所措了,我該怎麼辦?下意識的反應讓我馬

上跑進自己的房間悄悄的躲了起來。



[有點黑,注意腳下啊。]



那是媽媽的聲音,那種充滿磁性的聲音是我從來沒有聽過的,媽媽在和誰

說話呢?難道會是林旭嗎?會嗎?真的會嗎?



[嘿嘿,好象還有點緊張敢呢,那麼我們就.......呵呵。]



已經不用再想了,沒有什麼可以懷疑的了,這是林旭的聲音,我真的不知

道此時心?是什麼感覺,真的不知道。



[啊.......]



[嘿嘿,我們的事這麼長時間,差不多也快暴露了吧。]



[沒有的,我兒子還是個孩子呢,他對這種事情很遲鈍的,哪像你這麼壞

啊。]



[哈哈,先來給我吹吹吧。]



他們.......他們在說什麼事啊?難道真的是那種事嗎?雖然我還在不斷

的騙自己,不想相信這一切,可是啪的一聲喚醒了我。一陣刺眼的感覺,原來

是林旭打開了客廳的燈。



此時的媽媽正跪在客廳的地毯上,嘴?不停的吞吐著什麼,那是什麼?那

是什麼?一個和她兒子一樣大的孩子的陽具,媽媽和林旭真的做了這種事,天

哪。



此時的媽媽身上隻剩下了一個胸罩和紫色的絲襪,其他的地方全是裸露的,

包括我出生的地方,媽媽在吞吐林旭陽具的同時,竟然還在媚眼如絲的擡頭注

視著林旭。



媽媽,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林旭可是你兒子的同學啊。我的頭腦中不斷

的閃現著以前那個慈母的形象,現在怎麼會這樣了呢?我要去阻止他們麼?要

去,我要去,可是如果林旭把這件事傳到學校該怎麼辦啊?我該怎麼做人啊?



我真的不想再看下去了,啊.......怎麼一種漲痛的感覺,我的雞巴,我

的雞巴竟然硬了,這是爲什麼?爲什麼我的雞巴會這麼硬,而且臉上一種火辣

辣的感覺?我這是怎麼了?



右手不聽話似的緊緊抓住了我的雞巴,不停的擼動著。而此時的媽媽正一

邊吞吐著林旭的雞巴,一邊把手伸進了自己的跨下,不停的撫摩著我曾經出生

的地方,下面還有晶瑩的液體滴答滴答的流淌下來。



[啊.......好大的肉冠啊。]



說著媽媽又開始舔弄起林旭的睪丸,不停的裹著那兩個蛋蛋,那喜悅而又

專注的表情簡直像個妓女一樣,就在同時媽媽伸出手解開了胸罩,露出了潔白

的大乳房。



[啊.......好大,好棒啊。]



這是我那個以慈母形象示人的媽媽嗎?這麼淫蕩的詞語竟然能從媽媽的嘴

?說出來,難道以前的形象是媽媽故意裝出來的,而現在的媽媽才是最真實的

嗎?



這時林旭用雙手抱住了媽媽的頭,已經有一大半插進了媽媽的嘴?,不,

好象是喉嚨?,媽媽的雙手開始不停的撫摩起自己的乳房,一會的工夫媽媽的

嘴上和林旭的雞巴上都是粘粘的口水。



[啊.......不行了,阿姨快忍不住了,?面好濕了。]



說著媽媽竟然坐在地毯上,用雙手扒開了她那濕淋淋的曾經孕育我的地方,

那淫蕩的笑容和勾魂的聲音都是我不曾見到和聽到過的。不知道爲什麼看到媽

媽這個樣子,我的手上竟然粘忽忽的了。



[嘿嘿嘿,阿姨真是不像話啊,就這麼勾引你兒子的同學啊。]



[不要那麼說我嗎,還不是因爲你那麼大的壞家夥嗎。]



[嘿嘿嘿.......阿姨不想說點什麼嗎?]



[快給阿姨吧,阿姨那?已經非常濕潤了,快滿足阿姨下流的身體吧。]



說著媽媽竟然把手伸進了自己的陰道,不停的抽插,不停的大聲呻吟,媽

媽竟然用這種方式取悅她兒子的同學。



[哈哈哈,真是十足的蕩婦啊,告訴我,你真的那麼想讓我操你嗎?]



[啊.......是啊,阿姨每天腦子?面想的都是你的肉棒,從早上一直忍

到了現在,快來吧。]



[嘿嘿嘿,從上次來已經有3天都沒操你了吧,嘗過這個味道以後就再也

忘不了了吧,再來舔我的蛋蛋。]



媽媽聽到林旭的話,媽媽馬上爬起來,伸出舌頭繼續舔弄起了林旭的睪丸,

而手指還在不停的愛撫著自己的下體。



媽媽.......媽媽竟然和林旭早就在一起了,一直都在瞞著我,林旭的話

讓我想起了3天以前在家門口看到他們的事,原來.......原來他們那次也在

家?做了這種事,而媽媽卻還那麼鎮定。



[別羞辱我了,不管怎麼說,阿姨一直都忘不了你,老是想著這件事。]



[哈哈哈,是不是從早上開始就等不及了,剛才在餐廳都流水了吧。]



[是啊,早上阿姨就不能平靜了,就想著.......]



[嘿嘿,是不是聽到你兒子晚上不回來的消息都樂瘋了吧,一直在等著我

們放學呢吧。]



[討厭啊,別老說那種欺負阿姨的話。]



[事實上就是如此嗎,是嗎?]



[恩.......]



看到媽媽興奮而又羞澀的樣子,我幾乎就知道答案了,可我還是不想聽到

媽媽說出來,媽媽你千萬別這麼說啊。



[哈哈哈,真是個好媽媽啊,等待的感覺很不爽吧,呵呵。]



[這.......是啊,阿姨真的希望你馬上就能過來,感覺這一天真的好長

啊。從.......從早上阿姨的內褲就濕濕的了。]



[所以沒穿內褲就去接我了嗎,哈哈哈。]



[是啊,別羞辱阿姨了,快給我吧,你看阿姨這?都不行了。]



[呵呵,讓我看看,是不是已經泛濫了。]



[啊.......進來了,手指進來了,好阿旭,快動動啊。]



林旭的手指不停的抽插著媽媽的陰道,林旭那壞壞的笑容換來的是媽媽更

加淫蕩的呻吟。



[呵呵,來嘗嘗自己騷騷的味道吧,現在已經不用給阿姨抹那種女人專用

的藥膏了,都已經泛濫成這樣了。]



說著林旭把從媽媽陰道抽出來的手指放進了媽媽的嘴?,而媽媽像剛才吞

吐肉棒一樣吸允著林旭的手指。天那,我的媽媽,林旭究竟哪?讓你這麼著迷

啊?讓你對他言聽計從的。



[嘿嘿嘿,阿姨真是個女色魔啊。]



媽媽.......媽媽真的是個女色魔嗎?不會的,不會的。可事實上.......

啊,我的雞巴爲什麼又勃起了。



[嘿嘿,王美娟,一個聽起來多麼慈祥的名字啊,可事實上是那樣嗎?明

明在兒子面前什麼都不敢說,還要裝出一副慈母的樣子,背地?卻和兒子的同

學在自己的家?偷情,比母豬還要下賤,哈哈哈。]



[不要.......不要那麼說了,現在不願意想那孩子的事情,現在的我不

是一個母親,我是一個需要你的女人,我隻想要你的大肉棒。]



聽到林旭提到了我,媽媽拼命的搖著頭,一副非常痛苦的樣子,媽媽,你

究竟是怎麼想的啊?



[呵呵,今晚的時間很長,讓我好好的玩玩你下賤的身體。]



說著林旭開始拼命揉搓起媽媽碩大的乳房,而媽媽的表情從剛才略微的痛

苦變成了異常的興奮。



[啊.......乳房好舒服,求你了,下面也好想要啊,快來疼愛美娟吧,

疼愛我淫蕩的身體吧]



說完這句話,媽媽竟然用兩隻手使勁的拉開自己的大腿,紅潤的陰戶一覽

無餘,而林旭馬上把嘴貼了上去。



[啊.......阿旭的舌頭,啊.......好棒啊,好舒服。]



此時的媽媽把兩腿分的更開了,身體不住的顫動,那呻吟的聲音聽起來似

乎有一些哽咽,手上拼命的抓著地毯上的絨毛。



[啊.......好人舔到美娟的小豆豆了,爽死阿姨了,快給我吧。]



[好淫蕩啊,真是世界上最淫賤的女人,我要好好的操你,操死你。]



林旭的雞巴終于進入了我出生的地方,隨之而來的就是媽媽無限的呻吟,

不,應該說是喊叫。



[啊.......終于插進來了,進來了,好舒服啊,再向?面啊,?面也要

啊。]



[哈哈,真的那麼舒服嗎?沒有阿旭的雞巴,你還能活的下去嗎?]



[舒服,啊.......真的好舒服,阿旭的肉棒真好啊,離開它美娟是活不

下去的,啊.......頂到?面了。]



媽媽,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這真的是我那個和藹可親的媽媽嗎?哎呀,

我的.......我的雞巴怎麼又忍不住了,射了,射了。被我同學進入的那是我

親生母親的性器官,我出生的地方啊。



[啊.......胸部好有感覺啊,那個乳頭也要啊,頂到美娟的子宮了。]



[哈哈哈,母豬的騷屄真的好賤啊,把我的雞巴都快淹沒了。知道我爲什

麼不帶你去賓館嗎?就是因爲在阿姨的家?搞你是最刺激的,一個淫賤的母豬

在兒子同學的跨下不停的呻吟,不停的索取,哈哈哈。]



[不要這麼說啊,啊.......好漲啊,子宮好疼。快.......操我,美娟

喜歡你操我,隨便怎麼搞我都行。]



這.......這是我從來都沒有聽過的對白,一個還是我不停叫春的母親,

我的雞巴,我的雞巴怎麼又硬了,這是爲什麼?



[啊.......快啊,用力啊,阿姨要高潮了。]



[哈哈哈,高潮的時候要和以前一樣說出來哦。]



[啊.......美娟要高潮了,被阿旭的雞巴操的高潮了,快.......美娟

要你射進來,射給我,射進我的子宮?,來了.......來了。]



[真拿你沒辦法,太他媽騷了,我射.......我射進你的騷屄?,射死你。]



隨著兩個人身體同時不停的抖動,媽媽一聲高亢的呻吟,?面噴射出了大

量的液體,林旭也射進了媽媽的子宮?面。這真的是我的媽媽嗎?就算你和人

淫亂,也不該冒那麼大的風險啊,如果真的懷孕了,你和爸爸怎麼交代,和我

怎麼交代啊。



任何的想法和擔憂都是沒有什麼意義的,兩個人不停的喘息,媽媽的陰道

?流淌出了白花花的精液。隻一會的工夫,媽媽竟然主動的上前舔起了林旭的

龜頭。



[哈哈哈,果然是一等一的騷貨,這麼快又想要了。]



兩個人不停的愛撫著對方的性器官,在媽媽的一陣央求聲中,坐在林旭的

身上就插了進去,開始了愉快的呻吟。這時一陣清脆的手機鈴聲打斷了他們,

林旭拿過一看,露出了淫蕩的笑容。



[嘿嘿嘿,是你老公從國外打過來的,小點聲,我馬上就幫你接起來了,

噓。]



[啊.......不要接啊。]



可這時林旭已經把電話放在了媽媽的耳邊,他明知道是爸爸打來的,怎麼

還繼續挑逗著媽媽,而且好象比剛才更過分了,雙手不停的揉搓著媽媽的大乳

房,肉棒似乎插的更快了,他.......他要幹什麼啊?



[怎麼了老婆,什麼不要接啊,你在說什麼啊。]



[啊.......是老公啊,沒什麼啊,你.......啊.......你聽錯了。]



[怎麼了,你旁邊有人啊,兒子呢?]



[沒有......沒.......有,兒子去學校不回來了,我一個人在家呢。

恩.......老公有什麼事情嗎?]



我好替媽媽擔心啊,千萬不要讓爸爸知道啊。可林旭這個混蛋好象在使勁

拉著媽媽的乳頭,他怎麼能這樣?



[沒事,老婆,就是想問問家?的情況,你是不是生病了。要麼去看看醫

生吧。]



[對對對,我有點感冒了,啊.......好疼。]



[什麼好疼啊,究竟怎麼了?]



[沒事,老公你放心吧,我和兒子都很好,我有點發燒,皮膚感覺有點疼,

啊.......要.......好了,老公,我要去打個吊針。]



[哎,好了,記得要保重身體啊。]



就在媽媽掛掉電話,把電話扔到一邊的時候,身體開始了不停的抽搐,看

樣子就知道爲什麼了。



[哈哈哈,這次高潮的這麼快,是不是因爲和兒子的同學偷情時卻和在國

外的老公撒謊感覺很刺激啊。]



[啊.......高潮了,你好壞啊,剛才嚇死我了。]



[呵呵,你這麼淫蕩的母豬也知道害怕嗎?告訴我,誰才是你老公?]



[啊.......又頂到?面了,你.......是才是我真正的老公。]



這難道真的是媽媽的真面目嗎?在林旭從後面不停的插她的時候,媽媽竟

然聽從了林旭的話,不停的舔弄著地毯上粘粘的淫水和精液,夜晚他們一次又

一次的做著曾經隻有爸爸和媽媽才能做的事。地毯上,床上,沙發上,甚至是

廁所?都留下了他們下流的身影,而媽媽的陰道?,嘴?,乳房上都被林旭灌

滿了精液。



媽媽一次比一次更下流的表現,更齷齪的語言不時的徘徊在我的耳邊。我

該怎麼辦?從正門是不可能出去了,幸好家?住的是一樓,我打開自己房間的

窗戶偷偷的溜了出去,找了一個網吧的包房休息了一夜。



第二天來到學校的時候,老師把我叫到了辦公室訓了一通,老師對我真的

不錯,換做是一般的同學早就點名批評了。在班級上課的時候,我看到林旭就

想到了昨晚家?發生的事。



我真的很想知道他和媽媽是怎麼在一起的,媽媽爲什麼會變成那樣?可是

這可能永遠成爲我心中的一個迷團了。



放學回到家的時候,媽媽和平時還是一樣,像個正常的母親洗衣做飯,隻

是客廳的地毯高高的掛在了天棚上。



我該怎麼辦?好想問問媽媽,可始終張不開口。更不能去問林旭,如果他

急了,搞不好還會把事情鬧大。正在我惆悵的時候忽然想到昨天林旭說的一句

話,他喜歡在我家和媽媽一起刺激的感覺,那麼隻要我在家就行了,盡量不給

他們偷偷幽會的機會,要麼還有什麼辦法呢?



果然這兩天,林旭沒有再來我的家,我真的感到好慶幸啊。尤其是那天當

老師在我們全班宣布林旭要去國外上學而且過幾天就要走的時候,我真的不知

道該怎麼形容我此時的心情了,難道我中了彩票大獎嗎?



晚上我回到家的時候,媽媽還和往常一樣,我決定試探一下。



[媽媽,林旭要去國外了,這幾天就要走了。]



[是嗎?那恭喜他了。]



聽到媽媽的話,看到媽媽此時並不很在意的表情,更讓我感覺到那天晚上

看到的和聽到的就是在做夢,媽媽怎麼會是那樣的女人呢?她是不會愛上林旭

這個和我一樣大的孩子的。



[兒子,你姥姥病了,在醫院住院呢,晚上我們去看看吧。]



[是嗎?那誰在照顧她老人家呢?]



[現在是你小姨在那照顧呢,吃過飯以後,我們就去吧。]



來到醫院以後,果然看到了小姨,姥姥正在病床上躺著呢。姥姥隻有兩個

女兒,一個是媽媽,一個是小姨,小姨平時在外企上班,很難請假的,和媽媽

商量了一會,最後決定白天由媽媽照顧姥姥,晚上回去照顧我的起居飲食。晚

上由小姨或者姨夫照顧,也算分工明確了。



就這樣,媽媽比以前辛苦了很多,既要照顧姥姥,又要照顧我。可是這樣

也好,我再也沒見到林旭來家?和媽媽偷情。終于,省?的領導來到我們學校

參觀了,對校園的建設和學生的精神面貌都很滿意,也算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吧。



而最讓我高興的是,林旭已經不回來上課了,據說回去準備幾天就出國,

一顆懸著的心終于可以咽到肚子?了。那天晚上我們母子吃過飯以後,媽媽就

換上了一身比較端莊的衣服準備出門。



[兒子,媽媽今天晚上也要去醫院照顧你姥姥,小姨和姨夫都有事,媽媽

可能晚點回來,你不用等媽媽了。]



哎,媽媽這是應該的啊,姥姥養了她這麼大不容易啊。家?隻剩下我自己

了,先寫作業吧。上廁所的時候,我看到盆?面是媽媽剛剛換下的內褲,是那

種普通的黃色棉線內褲,看著上面那粘粘的水漬,那是媽媽剛換下來的,我的

手有點不聽使喚了,就在我剛要碰到它的時候,忽然一種莫名的理智讓我馬上

清醒了。



不,那是我的親生母親,我怎麼還能褻瀆她呢。我再一次的回想起媽媽和

林旭的一幕又一幕,想起我和媽媽說林旭要出國時媽媽那淡定的樣子,我相信

媽媽是不愛他的,可能隻是因爲爸爸常年不在她身邊,讓寂寞沖昏了頭腦吧,

以後這樣的事情不會再發生了。寫完作業,隻玩了一會電腦就進入了夢鄉,今

天睡的格外香甜。



我都不知道媽媽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早上起來的時候早飯已經做好了,媽

媽那慈母的樣子讓我心?一陣真甜蜜的感覺,這才是我真正的媽媽嗎,那天看

到的是假的。



這兩天家?是那麼的舒適甯靜,這天晚上,媽媽吃過飯後,又像那天一樣

去替小姨照顧姥姥了,想想也是,小姨在外企一天的工作是那麼的緊張,而媽

媽隻是個普通的家庭主婦,多去幫幫忙也是應該的啊。



那天我怎麼也睡不著,腦子?總閃現著媽媽和林旭淫亂的畫面,我哆哆嗦

嗦的在引擎上搜索了一個黃色網站,?面真是太精彩了,那一個個美麗裸露的

女人,讓我久久不能誓懷。



晚上睡醒上廁所的時候,正好趕上媽媽從醫院回來,怎麼一臉疲憊的樣子

啊,可能是太辛苦了,可是媽媽的眼睛看起來卻是那麼的精神,好象還帶著一

點點的興奮。



[媽媽,你的絲襪怎麼破了,沒發生什麼事吧。]



[啊,沒有,沒有,可能是路上不小心刮壞了,呵呵,放心吧,你媽媽都

快成老太婆了,身上也沒帶什麼錢,沒有壞人會惦記媽媽的。]



說的也是,現在都和諧社會了,一般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又過了兩天,

媽媽又去替小姨照顧姥姥了,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第二天去學校的時候,林旭竟然出現了,他難道還沒出國嗎?原來林旭是

下午的飛機,特地來看看同學們和老師,並且挨桌的發奶糖,巧克力和水果,

可發到我這?的時候,卻見他詭異的沖我一笑,還特意多扔了點糖果。



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在我的心頭,他這是什麼意思?哎想想看,就算他和

我媽媽有那樣的關系又怎麼樣,他還不得乖乖的出國嗎?這下我的家應該是徹

底的平靜了。



晚上參加完學生會的活動回到家的時候,媽媽已經躺在沙發上看電視了,

表情沒有一絲的不自然,看來媽媽對林旭並沒有什麼真感情,這下我終于放心

了。



這樣平靜的過了幾天,媽媽晚上再一次去醫院替小姨照顧姥姥,我寫完作

業以後,又鬼使神差的開始搜索起了黃色網站。一個服務器好象在香港的網站

引起了我的注意,?面基本都是繁文,打開我最愛看的圖片區以後,一個非常

誘惑的題目吸引了我的注意。



這.......這是什麼意思呢?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