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师娘宁中则第2~3章



? ? 他的手移开,我为什么要凑上去呢?



? ? 令狐冲的右手从酥胸,滑倒了柳腰,他轻轻的抱着宁中则,另一只手则拉着衣襟,轻快的去除了长衫



? ? 长衫一去,就是剩下水红的短褂了。这短褂是女子除了肚兜儿之外,最紧身的衣服。宁中则的这个短褂更像是一个比甲,它紧急的贴着师娘的身子,托起那高耸的ru房,勾出那平坦无余的小腹,这短褂的扣子就紧密的,正好处在身子的中央,|乳|沟的正上方。



? ? 令狐冲的大手再次抚在了宁中则的肩膀上,这次这双大手并不是顺着香肩,从两边向中间挺进,而是顺着香肩而下。入手是白花花的一片肌肤,犹如盈盈卧雪一般,柔软却不松弛,细腻有富含弹性。手指轻轻一按,就是一个浅浅的小|穴,挥手而下,那小窝儿立刻又恢复了原装。



? ? 令狐冲的手,五个指头大开着,顺着雪肩,慢慢的滑移了下来,丰腻的肌肤渐渐升高,终于碰到了比甲的边缘。令狐冲似乎长出了一口气。



? ? 宁中则半个屁股欠着,斜靠这一棵大树,而令狐冲则在她正前面离她很近。这重重的一口气,一下子就喷在了宁中则的身上,痒痒的、暖暖的。令狐冲长出了一口气,宁中则的身子却仍然绷得紧紧的,因为,令狐冲没有正确的找到毕竟,他现在找到的,却是肚兜儿。



? ? 宁中则张开嘴,正准备提醒:“冲儿……”



? ? 捏着肚兜的边沿,令狐冲做了一个常人最长做的动作,大拇指在外,其余四指在内,紧紧抓着肚兜儿的边儿。这肚兜儿下面就是雪峰了。令狐冲的四指顺势而上,一下子就紧紧的贴着了酥胸,巧无可巧的是,他的食指和中指,爬得最高,这二指禅一下子就夹着了那有些肿胀而高翘的|乳|珠。



? ? “哦……”



? ? 宁中则呻吟了一声,如果先前的呻吟,是满是痛苦,那些现在这一声,在痛苦的背景下,更多的却是一种欢愉,那是包涵着羞涩和背德的欢愉。



? ? 令狐冲在捏着|乳|珠的那一霎那,他似乎有点发蒙,竟然下意识的两指一撮,轻轻的玩弄了一下。|乳|尖就仿佛被电击了一般,一下子涨了起来。



? ? “啊……”



? ? 宁中则又呻吟了一下,妙目落在了令狐冲的身上。



? ? 令狐冲似乎感觉到了一样,双手犹如触电一般立刻缩了回来,他急急的说道:“师娘,我……我不是故意,摸……摸你的|乳|珠的?”



? ? “你还说!”



? ? 宁中则嗲道。妩媚而又风情万种的声音一出口,两人都是一愣,宁中则愣中带臊:我是怎么了,我怎么用这种小女人的口气,对他说话啊,就连对师兄,我也从来没有这么说过啊?说了也就说了,更难为情的是,天啊,他可是我的女婿啊!



? ? 异样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令狐冲的那双大手,五指微张着,冲着宁中则的挺拔酥胸迟迟不敢下手。他蒙着眼睛,自然不知道这个是多么的暧昧,可宁中则却是羞红了脸,心如鹿撞。



? ? “我……我开始了。”



? ? 令狐冲说道。说着,作势就要按下去。



? ? “别……”



? ? 宁中则叫道,她想也不想就说道:“我说方位,你再……你再动手吧。”



? ? 令狐冲点点头,说道:“好啊。”



? ? 这声音又干又涩,让两人吓了一跳。特别是宁中则,她已经是过来人了,她当然知道男人为什么会发出这种声音,她的心仿佛被人托着一样,一会儿,托到了光明的巅峰:原来,我还没有老,自己还是有魅力的;一会儿又跌倒罪恶的深渊,天啊,这……我这是不是在挑逗男人啊?是不是在挑逗自己的徒弟和女婿啊,她浑身有些发软了。



? ? “往下……往下再移一点,对,对,往下再移一点,好了,可以了。”



? ? 宁中则指挥着令狐冲的手,让它有惊无险的在自己的小腹上面着陆。



? ? 按在小腹上的大手,快速的移动了起来。令狐冲顺着水红的比甲很快就找到了衣扣所在的地方。可古时的衣扣和现在不同,这种布条做成的纽扣,必须做一个松散的环境下才能顺利的解开。最好的办法是是从两头解开,从中间就麻烦的多。



? ? 令狐冲忙碌了一阵,一个也没有解开。宁中则叹了口气,说道:“你上来吧……”



? ? “啊……”



? ? 令狐冲心里一荡,屁股一欠,不过他马上明来了,这个“你上来吧”不是岳灵珊她们那个“你上来吧”的意思,不是让自己提枪上马,而是让自己的手向上去,从胸口处开始解衣扣。他双手一抖,连忙抚在宁中则的柳腰上,为了避免出错,他双手撑开,形成碗状,一下子就攀上了ru房。ru房在比甲的衬托之下,充满了质感。它是丰腴的,雪梨一般的形状,正好让令狐冲的大手握了结结实实;它是挺拔的,掌心中有两个凸翘的顶点,在大手的移动中,在掌心优雅的划过。



? ? “不要……别……疼。”



? ? 宁中则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心里的感受,指责令狐冲,可自己心里偏偏有些喜欢,不管不问,这事情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啊。她只能把话题巧妙的转移了。



? ? 令狐冲醒悟了过来,要赶紧治伤才对,他说道:“师娘,对不住,治伤要紧。”



? ? 说着他直接就在酥胸上,解起衣扣来了,这比甲是紧身的,这么一来,大手就在酥胸上不断摸啊、揉啊。宁中则瞟了一眼令狐冲,好在,他看不见。要不然,今天恐怕……



? ? 比甲终于借来了,剩下的肚兜儿也容易也脱掉了。宁中则的上身彻底的赤裸了下来。她的脸红艳欲滴。令狐冲从自己怀里,拿出仪琳送给他的疗伤圣药“天香断续膏”他说道:“师娘,这是恒山派的天香断续膏,我给你涂在伤口上吧。”



? ? “好……你的手……往前一点,再左一点,对,放下去吧……啊……”



? ? “在里面,不是哪里……是下面……不是下面,是,是|乳|沟里面!”



? ? “咕噜”令狐冲咽了口口水。



? ? “别……别动……不是……那里……痒……你动一动,啊……好了,可以了。”



? ? “恩……”



? ? 宁中则呻吟道。



? ? “不对,再下一点,右|乳|的根上。”



? ? “咕噜”令狐冲又咽了口口水。



? ? 宁中则指引着令狐冲在自己胸口轻轻的擦着药。这伤口不深,可是挺长的,从左|乳|上半球开始,划过|乳|沟,一直到小腹的上沿。令狐冲左手三个指头握着宁中则的右|乳|,保持着方向感,还有两个指头则夹着天香断续膏的药瓶子,右手沾着伤药,在宁中则的提醒下,轻轻从左|乳|开始涂抹了起来,这个时候,宁中则受伤了,就算令狐冲色胆包天,他也不敢运起情意绵绵手,刺激自己的师娘。只是老老实实的按着,宁中则的提醒,一步一步的做下去。



? ? 令狐冲没有就地正法的意思,可是宁中则却心里荡漾了起来,两人距离极低,现在又是涂药的关键时刻,令狐冲忍不住倾斜着身子,看起来异常的认真。可随着呼吸,那团团热气,一下子一下子的碰在裸露的酥峰上,哪里不仅痒痒的。再加上,令狐冲左右两手,犹如握着船舵一样,握着宁中则的酥胸,在一紧一松的,让酥胸上渐渐涨大了起来。对宁中则影响更深的则是心里的变化,虽然令狐冲是在给自己涂抹药膏,可这动作确实在自己的指引下一一完成的,又是摸左|乳|,又是摸右|乳|的,又是|乳|沟伸出,犹如|乳|晕发痒……这一下下的进行着,宁中则已经不再是羞愧了,竟然有一阵阵的背德愉快,这……这是涂药吗?不是,这是自己再指引着陌生的男子,玩自己的双|乳|,而且这男子还是自己的女婿。她,羞——并快乐着。



? ? 药膏,终于涂完了。两人松了口气,又有些淡然若失。



? ? 令狐冲说道:“师娘,你伏下身子吧。我给你吸毒!”



? ? “恩,你小心一点。”



?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宁中则竟然不再拒绝这个男子的提议,她在男子的搀扶下,轻轻的趴在自己的衣衫上,柔顺的小草一下子就被压倒了,可还有一些倔强的,隐隐约约的顶在酥胸等处,让宁中则心中涌起一阵艳丽的感觉。



? ? 等宁中则伏下身子,令狐冲一下子扯下了蒙在眼睛上的衣袖。一具诱人的胴体,出现在眼前。她的发髻已经散开,亮泽的秀发散落在香肩上。除了那中了毒镖的地方显示这藏黑颜色,其余的地方犹如一块雪玉一样,在皎洁的月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泽。白皙的身子犹如一个敞口的白玉花瓶,在香肩处以为宽阔,而月靠下则渐渐收拢起来,在柳腰处形成一个完美的双曲线,过了柳腰有骤然放大,那是肥腻的玉臀,那有神秘的三角地带!



? ? 令狐冲轻轻的运起内功,张开嘴,轻轻的吻向了宁中则中标的地方!



? ? “喔……”



? ? 一阵呻吟从端庄温柔的宁女侠的嘴里吐出。



? ? 令狐冲温柔将师娘的秀发,缕在了一边。他伏下身子,干燥而又火热的唇,轻轻的吻在了宁女侠的玉背上。玉背一片冰凉,半边血迹。令狐冲吻在伤口上,狠狠的吸吮了起来。



? ? 宁中则陡然觉得后背靠左的地方,一阵阵火辣辣的感觉,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似乎血脉都在逆转,被卷裹,被吸吮而出。



? ? “哦……”



? ? 她仰起头,翘起身子,低沉的呻吟着。



? ? “呸……”



? ? 令狐冲吸了一口黑血,吐在了一旁,问道:“师娘,你觉得怎么样?很疼吗?那我轻一点好了。”



? ? “不……不用了,你小心点,千万不要自己在染上毒了。”



? ? 宁中则臻首朝下,娓娓说道,也不知道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只不过在幽冷的月光下,原本是淡白的雪颈,确实红扑扑的一片。显示这师娘的窘迫与羞涩。刚才被摸了那傲人的双|乳|,可还能自欺欺人的,没有被他看见,可现在,整个后背却是完完全全的落在令狐冲的眼中。



? ? “师娘放心吧,我已经运气喉咙,一点唾液也吞不下去的。”



? ? 令狐冲说道,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端庄温柔的师娘侧身,由于挤压所露出的那一团白腻的丰|乳|,想象中将师娘,轻轻地翻了身,那前胸、小腹是怎样的诱人啊!



? ? 令狐冲有吸吮了几口,知道流出鲜血来,他方才有拿起天香断续膏,轻轻的给师娘涂抹上去。接着,他瞟向那滚圆的翘臀,说道:“师娘,我,我帮你把,把裤子去除吧。”



? ? “你……你能不能隔着……裤子吸毒啊?”



? ? 端庄温柔的宁中则低声商量道,在女婿的面前,将自己的白嫩嫩的屁股裸露出来,让这个端庄的师娘又犹豫了,内心里满是挣扎。



? ? 第1863、4章温柔娇羞的师娘



? ? “如果不脱裤子的话,那就要撕破裤子了,可是裤子撕坏了,等下师娘怎么下山啊!”



? ? 令狐冲很正经的反对道。



? ? 一面是传统道德的约束,自己要做一个贤妻良母;而令一面背德,更是乱lun的奇异感觉,像一个怪兽正悄悄的吞噬这师娘的心。那是一种从来没有的灵魂触动,那是一种平时想都不想一下的罪恶观念,可是,在静悄悄的山林里,在这清幽的月光下,在女婿火辣辣炙热的目光下,这种偷情、乱lun、背德的艳丽而又怪异的感觉,陡然爆发了。“他考虑的还挺周全的”宁中则的脑海里划过这个念头,心中天平一下子倾斜了,道德的观念,被砰然击溃,扔到了九霄云外:“好吧,冲儿,你动手吧。”



? ? 师娘说着,嘴角浮出一丝羞涩的笑容,仿佛回到了清纯的少女时代,不对,她更像一束娇艳的夜来香,对着轻轻解开自己衣衫的男子,些许期待,些许沉醉,她没有少女的青涩感觉,只有熟女的风情,明显的表露出一种欲拒还迎的意思。



? ? “那你……你脱吧。辛苦你了。”



? ? 端庄温柔的宁中则低低的说道,天啊,我怎么会同意呢。裤子破了,可以让他帮我买两件啊。



? ? “我……我不辛苦,能为师娘效劳,是我三生修来的福分。”



? ? 令狐冲说道。



? ? 这话明着是谦虚,是客套,事实上却似乎在说,自己很享受这段遭遇。这一半正经,一半调笑的话,让师娘脑子一热,觉得这人似乎风趣幽默,不似哪种愚笨的君子。女人嫁给这样的人,应该是幸福的吧,她的下身热了。



? ? “好。”



? ? 令狐冲没料到师娘竟然这么好说话。他有些微微发愣,眼睛瞟向了那月白色的长裤,除了中标的地方,被毒液染成黑色,其余的地方想白藕一般纯白无暇。这长裤是紧身的,丰满滚圆的美臀在它的勾勒下,让人一览无余,它绷得实在是太紧了,就连里面亵裤的边角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竟然是喜欢紧身衣的。”



? ? 一个念头划过了令狐冲的脑海,这个时代的女子,就算身材姣好,一般也穿着宽松的衣服,生怕被人看到。可她……却怎么会喜欢这谨慎的衣服呢?外部的那酥胸看起来比岳灵珊的都大,想必是衣服衬托的缘故了。



? ? 心里嘀咕着自己的师娘,令狐冲就像发现了一个新奇的玩物一下,充满了好奇。他都有点想问一问原因了。



? ? 火热的大手一下子按在了师娘的美臀上,令狐冲跨过宁中则的身子,跪在她的膝关节处,一双大手接着划过玉臀,伸向师娘的小蛮腰,轻轻的解开师娘的腰带。



? ? “哦……好疼。”



? ? 原本坚贞刚毅的宁女侠,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了些小女儿态。就在刚才,十几个人追踪他们的时候,宁中则一直是紧咬着牙关,压抑着钻心的疼痛,一声也不吭。现在,竟然轻轻触碰一下,她就忍不住呻吟了起来,不过这声音似乎也不全是楚痛,倒也有这几分说不清的娇嗲。



? ? 莫非,她动情了?令狐冲愣了。本来,他并没有提枪上马的意思,只是向趁机站些便宜,满足一下心里的成就感,这可是江湖上有名的侠女啊,这可是华山掌门岳不群的老婆,还不是被我玩了奶子。可是正因为是岳不群的老婆,他还一时不会儿不敢动手。



? ? “师娘,我知道了,我轻点。”



? ? 令狐冲说道。



? ? “不要叫我师娘,叫我师娘。”



? ? 宁中则下意识的回道。



? ? 令狐冲愣了,如果在一个正常的场合下,宁中则这么说是可以理解的,她无非就是同意将岳灵珊嫁给自己啊。可现在这个场合,自己在脱着她的裤子,她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 ? 宁中则也愣了,她心里一直有那种背德的感觉,这感觉让她犹如吸食了鸦片一样,在飘飘然中,欲仙欲死,极为享受。可脱口而出,却是有些羞人,她恼怒的说道:“还愣什么,快点脱啊!”



? ? 一时间,主动变成了被动,被动的反倒主动了起来。令狐冲心里满是好奇,听话的退下了宁中则的长裤。羊脂凝成的玉腿显露了出来。而雪臀上,竟然是穿着镂空的轻纱亵裤,在雪花般的镂空之中,是白净浑圆的翘臀,一道鬼斧神工般雕就的股沟,从中划过,不仅没有破坏整体的美感,反而更增添了神秘的色彩,发散着诱人的光滑。



? ? “看什么!还不赶紧脱下来。”



? ? 宁女侠有些破罐破摔的意味了。



? ? “好的……马上就脱。”



? ? 令狐冲说道。



? ? 其实只剩下亵裤了,拿剑割破了不就得了嘛,何必要脱了呢。可在这迤逦的场景下,两人谁也没有想到,或者,想到了也不说。令狐冲将他的大手从胯骨处伸到了宁中则的身下,宁中则臀部尾欠着,让着大手轻松的挤了进去,入手是高隆的耻丘,耻丘下茂盛的丛林,不知道是丛林的小草,太倔强了,还是这亵裤的缝隙太大了,黑丛林纷纷露了出来。令狐冲忍不住拨弄了两下,就觉得师娘的下体一阵轻抖。



? ? “啊……别动……好麻。”



? ? 宁女侠说道。她分不清这到底是令狐冲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不过,这正好迎合了她此时的心境,她长长的出了口气,说道:“你脱吧,小心,别拽着……别拽着……我的阴……好麻。”



? ? “阴什么?哦,荫毛啊,我知道了。”



? ? 令狐冲赶紧说道。



? ? “你……真是粗鲁。”



? ? 宁中则说道。



? ? 令狐冲轻轻的剥下亵裤,浓密芳草下,那迷人荫道,正若隐若现。荫道处的芳草,仿佛沾了水一般,湿漉漉的。本来是贴着荫道,随着亵裤被扯下,反而挺了起来,清幽的月色下,爱水成珠,晶莹剔透。毕竟是师娘,宁中则在令狐冲的抚摸下,身子毕竟还是有了反映.令狐冲随意的瞟了两眼,那亵裤的下底,也是湿漉漉的。他心里一荡,忍不住轻轻拿过亵裤,凑在鼻子上,轻轻闻了一下。可这个时候,宁中则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竟然回头看向令狐冲,这一下……抓了个正着。



? ? 令狐冲脸一下子红了,他辩解道:“师娘,我……”



? ? “讨厌,你怎么……怎么这样啊?”



? ? 宁中则问道:“冲儿……你还要不要给我吸毒了?”



? ? 令狐冲伸手触到宁中则丰腴滚圆的美臀,握在手中,是那么的丰满;轻轻一摸,是那么的滑嫩;捏一捏,软若无骨,按一按,弹性惊人。他附下身子,一股花香和爱水的yin靡腥味,混合在一起,扑鼻而来。四溢的花香中,有茉莉的清淡,有桂花的芬芳,更有夜来香的娇媚,让人脑子一阵清醒,一阵的迷乱。



? ? 令狐冲忍不住说道:“好香啊!”



? ? 说着,他皱了皱鼻子,发出响亮的鼻音,仿佛在用力的品味着这香气一样。



? ? 宁中则心中一喜,终于有人认识意识到自己的体香了,这么多年来,从没有人这么说过,也从来没有抚在她的胯下闻过,她那迷人的荫道是芬香的,随着爱水的溢出,会有淡淡的花香。岳不群是知道的,可是他身负华山兴亡大业,对夫妻闺房之乐,并不是很在意。让宁中则每每怅然若失,或许就是因为岳不群这种冷淡的心理,让宁中则总想做出些诱人的举动,让丈夫明白自己的好处,所以,她喜欢穿那些可以衬出姣好身材的衣衫。也正是这种心理,让她对房事心理颇为畸形,一面她觉得耽于房事,不是贞洁师娘的所谓;另一方面,平淡无奇的日子,想让她整天幻想着有什么奇异的经历。



? ? “你……快吸毒吧,以后再闻。”



? ? 宁中则娇羞的说道。



? ? 令狐冲愣了,过了这村还有这店吗?自己以后还能见到宁女侠的娇躯吗?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呢?令狐冲心中一恍,感慨的说道:“此香本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哎,过了今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闻到这样的体香啊。”



? ? 宁中则的脸犹如火烧了一样,红彤彤一片,可那股子窘愧感却荡然无存,心海里泛起一丝涟漪:阳春白雪,当为知己者所奏,自己的这幅娇躯是不是应该献给懂得怜爱的人呢?



? ? “冲儿,你好坏啊,我可是你的师娘啊!”



? ? 不知道为什么,宁中则总是喜欢强调自己的师娘地位,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激起她心中极大的满足感,彻底的压抑住正统的道德。



? ? “我也只是实话是说嘛,这绝妙的香味,不知道多少女子梦寐以求啊。就连灵珊都没有。”



? ? 令狐冲有点遗憾的说道。



? ? “灵珊?”



? ? 宁中则想了一下,才赫然想起,灵珊是自己的女儿,她有些惭愧:“你以后,要好好的对待灵珊!”



? ? “那你呢?”



? ? 令狐冲问道。



? ? “我?”



? ? 宁中则怅然一笑:“我是你的师娘啊,我是有丈夫的!”



? ? “那……那以后我们还能这样吗?”



? ? 令狐冲轻轻的挑拨了一下美师娘的心弦。



? ? 宁中则似乎也有些失落:“你赶紧给我吸毒吧。等会毒水攻心,就再也没有以后了。”



? ? 令狐冲张开嘴,对准中了毒镖的位置,轻轻的吸吮着。一只手扶着另一半雪白的肉臀,眼睛却情不自禁的瞟向那玉沟中深藏的菊花门。在热火的胴体的引诱下,在奢靡气息的刺激下,在暧昧撩人姿态的勾引下,在宛如夫妇的言语挑逗下,令狐冲渐渐也有了反映。



? ? “啾啾……”



? ? 令狐冲吸吮着。



? ? 随着令狐冲沉重的呼吸,团团热气,喷在了宁中则的屁股上,这热乎乎的气息,一会儿直接喷在高翘的臀部,在清风和热气的间隔作用下,雪臀微微颤抖,犹如光滑的丝锦,泛起点点褶皱,可是那温暖的大手,轻轻的挥动着,一下子又把这褶皱给展平;热气一会儿又喷在股沟上,火热的气息,穿过陡峭的肉壁,直直的冲向菊花门,仿佛有一个手指在菊花门上轻轻的玩耍着,它先按按四周,接着才轻轻的点一下菊花门,阵阵热流传来,让菊花门忍不住轻轻张开,这小巧的手指,一下子就没入了菊花门,要真是一个手指塞进菊花门,那反倒好了,这热气一下子钻进了菊花门中,让菊花门内一团的湿热,有些瘙痒、有些空虚;热气一会儿又调皮的从股沟中滑下,犹如一团迷雾滑过湿热的大荫唇,笼罩在郁郁葱葱的黑丛林上。







“啊……”





? ? 宁中则忍不住的叫道,她心中暗想,这个小冤家,可是在故意的挑逗我吗?我……我可是他的师娘啊,她芳心竟然没有刚才那丝愧疚,有的只是一种诡异的欢愉感,有偷情的不安,有乱lun的刺激。令狐冲的呼吸时轻时重,这呼出的热气一会儿上移,一会儿下走,让宁中则的下身痒痒的、麻麻的。



? ? “师娘,你怎么了,是不是吸得的太用力了。”



? ? 令狐冲问道:“要不,我帮你揉揉吧。”



? ? “哦,不……不要揉……你……你帮我擦一擦……擦一擦屁股。”



? ? 宁中则说道。



? ? “是这里吗?”



? ? 令狐冲揉捏这雪白的翘臀。



? ? “不是……不是哪里,往左边点。”



? ? 宁中则娇声说道,这声音半是娇嗲,半是恳求,可偏偏是异常的悦耳,犹如一只温柔的小手正轻轻抚摸这胯下的大rou棒,让令狐冲下体涨得急粗,他干咽了口涂抹,说道:“这……是……是股沟吗?”



? ? “不是股沟,是……是菊花门。”



? ? 宁中则羞涩的说道。



? ? “哦,你屁眼痒啊?”



? ? 令狐冲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说出这种有伤风景的粗话。



? ? 可宁中则神情一滞,却接口道:“对,就是屁眼,哪里好痒。你帮我抓抓。”



? ? “我手不太干净,要不我帮你吹吹吧。”



? ? 令狐冲提议道。



? ? 宁中则脸一热,她心道:这个冤家,人家哪里痒,还不是让你给吹的了,这……这怎么还能让你吹啊!



? ? “不用了,你就揉揉她就好了。”



? ? 宁中则说道。



? ? “那我帮你抠抠吧。”



? ? 说着,令狐冲就伸出一只手指来,在上面吐了口唾沫。一只手把紧凑肥大的雪臀,紧紧的扒开。菊门风光,一览无余。天啊,这还真是个尤物,岳灵珊那么年轻,那么水灵,那菊花门都还是淡黄|色的,可她的,竟然是粉红色的。令狐冲将手指在宁中则的菊花门附近轻轻的按了来两下,说道:“还痒吗?”



? ? “冲儿,你伸进去……伸进去……抠抠……”



? ? 宁中则说道,天啊,我是怎么了,不仅让自己的女婿扒了衣服,摸了酥胸,还让他看了哪里,现在竟然又让他把手指伸到自己的屁眼里去,而且,还说“屁眼”“抠”啊,这些从来想不会想得下流字眼儿。她这么想着,可身体却有种说不出的欢愉感觉,忽然,她就觉得下体里一股子暖流怎么也控制不住,突然的顺着荫道内壁流了下来,花香味更浓了。



? ? 令狐冲眼睁睁的看着美师娘流下一串晶莹的爱水,他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妈的,太香艳了,老子真相把她给就地正法了。可是,他还有那么一点理智,现在宁中则肯定是无力反抗的,可她是大名鼎鼎的宁女侠,就连任我行都夸赞的人物,万一她以后翻了脸,自己这个侠义有为的正道青年,可就只能参加魔教了。令狐冲可不认为自己的大rou棒是无敌的,一阵抽插就能让美女彻底的臣服。女人征服身子容易,征服心就难了。



? ? “师娘……我插进去了啊。”



? ? 令狐冲有意的挑逗着,他似乎有点明白,自己的话越粗俗,越背德,这美师娘就越有兴趣。



? ? “插吧,狠狠的插吧。”



? ? 师娘翘着头说道:“哦,”



? ? 屁眼里一阵充实的感觉传来,她忍不住吸气提臀,菊花门猛地收缩着,把令狐冲的手指紧紧的夹了起来。



? ? 如果是夹得大rou棒,那该多好啊!令狐冲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手指轻轻的一弯,指甲一下子从那满是褶皱的肉壁上划过。



? ? “啊……你……你好坏啊。谁让你动的。只让你插进去,你动……动什么啊。”



? ? 宁中则说道:“啊……你怎么又插进来一个手指啊,啊……别……别闹了……吸毒吧。不痒了。”



? ? 宁中则的屁股战栗着,断断续续的说道。



? ? 令狐冲伸出指头,问道:“舒服吗?”



? ? “你……你给多少女人做过这种事情啊?”



? ? 宁中则盘问道。



? ? “没有,我……我只给你做过这一次。”



? ? “你骗人,我亲眼看见你给仪琳……”



? ? 宁中则突然住了嘴。



? ? “师娘,你……你偷看我们zuo爱吗?”



? ? “谁看你们了,你们自己的声音那么大,我听到一两句,难道不正常吗?好了,给我吸毒吧。再不吸,我的内力就压制不住毒性了。”



? ? 宁中则说道。



? ? “啾啾。”



? ? 令狐冲继续吸起毒来。



? ? 过了一会儿,毒终于被全部吸出来了,令狐冲又用天香断续膏给受伤的地方涂抹了一下。然后又拿了两块布,将伤口包扎了一下。做完了这事情之后,还没有等他说话呢,就听宁中则说道:“冲儿……你……你帮我抓一抓……抓一抓我的荫部,哪里好痒。”



? ? “啊?”



? ? 令狐冲一楞,没想到宁中则会提出这么一个香艳的要求。他下意识的将手伸到宁中则的下身,伸向那神秘的丛林地带。他并没有扭头观察宁中则两腿之间的地形,这么随意的一伸,正好按在了宁中则的爱|穴上,宁中则回头横了他一眼:“傻子,你不看……怎么帮我挠痒啊!”



? ? 令狐冲有点愣了,这语气,这语气哪像一个端庄贤淑的宁女侠啊,分明就是一个惹人怜爱的小媳妇儿。宁女侠,这是怎么了?绷紧的衣衫,镂空的亵裤,天啊,这宁女侠不会是有裸露的嗜好吧。



? ? 他伸出手来,将雪白均称的玉腿分开,低下头看向师娘大人的荫道。那神秘的所在,纠缠着丝丝的茵茵芳草,芳草中蔓延包围的是那娇嫩湿滑的两片大荫唇,两片鲜红的大荫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少女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充满着诱惑。玉溪内还流浸着晶莹芬芳的露液,散发处诱人的体香,粉红妖艳的珍珠逐渐不甘寂寞地探头,微微显露在粉扉蜜唇的外边,触手湿滑,丰润诱人。



? ? 令狐冲的手不再触碰那充满魔力的荫道,将手轻轻的放在那片黑丛林上。



? ? “啊……”



? ? 宁中则舒服的叫了一声,顿了一下,她突然说道:“我小腿好痒,你帮我揉一揉吧。”



? ? 令狐冲轻轻的抱起宁中则,将她翻了个身。入眼的玲珑躯体,让他一阵的惊讶,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一双雪白晶莹、娇嫩柔软、怒耸饱满的玉|乳|脱盈而出,成熟圣洁的椒|乳|是如此娇挺柔滑,堪称是他所见过的女人当中的极品,她的玉女峰比别人的坚挺的多,那巍巍颤颤的|乳|峰,盈盈可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绝顶美女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峰顶两粒红色微紫的|乳|头,如同两颗圆大葡萄,顶边|乳|晕显出一圈粉红色,双|乳|间一道深似山谷的|乳|沟,让他回味起刚才手指在沟底滑过的感觉,不由心跳口渴!



? ? “好美的身体啊。”



? ? 令狐冲有种的赞叹道。



? ? “哪有,师娘都老了。”



? ? 宁中则幽幽的说道。



? ? “不是啊,你看起来和灵珊都像是姐妹花一样。”



? ? 这对话,不像是师娘对女婿,更像是一对爱意浓浓的情侣,宁中则芳心窃喜。



? ? 灵珊?背德的感觉,一下子又让宁中则忍不住颤抖了起来。提起灵珊,窃喜中更有一种怪异而艳丽的感觉。



? ? 令狐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下竟然有这么完美的身体,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每一处凸起,每一处凹陷,都是那么完美。宁中则胸前的酥|乳|是那么的波涛汹涌,有种无法形容的美感,单只看看,就会让人感到一种头晕目眩的美,想到自己还曾经抚摸过它,令狐冲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全世界最最幸福的人。



? ? 火辣辣的眼神,让宁中则红着脸说道:“冲儿,别看了,我可是你的师娘啊!还不……赶紧给我按摩。”



? ? 可她的心里却是兴奋异常:我给他看了,我给冲儿看了我的娇躯。天啊,我怎么会这样啊。宁中则一下又有些羞愧了,她刚想卷着腿,可这玉腿已经被令狐冲抱在了怀里。



? ? 令狐冲按照宁中则的吩咐,轻轻的揉捏着她的一条玉腿。宁中则三十七八的样子,可是这玉腿却是少有的修长结实,没有半点赘肉,由脚踝到膝盖,优美的线条渐渐放大,有微微收缩,那皮肤异常的娇嫩,犹如新出豆腐一样,吹弹可破。他抬起玉腿,伏下身子,重重的在玉腿上亲了一口。



? ? “别……冲儿,不要亲它……”



? ? 宁中则说道,可她身子却没有动。



? ? 令狐冲笑了:“老婆,她好柔滑,好香啊!”



? ? “叫师娘!”



? ? 宁中则说道。



? ? “师娘,我……我……它好香啊!”



? ? 令狐冲说道。



? ? 他抚摸着宁中则的玉腿,由下而上,越往上,越是丰腻,摸起来越是舒服,闻起来越是芳香。他双膝跪在宁中则身前,颤抖着将那白皙温软的双腿抱在怀中,继续不停的舔吻吮吸,晶莹秀美的双腿是那么的细腻柔软,他不由得把头深埋其中,希望那柔情万种的娇美身躯能够平息自己体内炽热奔腾的欲火。



? ? “这个坏蛋,我……我的身子都被你看了遍,你……你喜欢吗?……你闻闻上面,那地方才叫香呢。”



? ? 令狐冲张口吻在了那微微隆起的耻丘,下面毛柔柔的黑丛林扎在他的下巴上,脖子,麻麻的,舒服极了。



? ? “啊……不要……不要……哪里……哪里脏。”



? ? 宁中则叫道。



? ? 令狐冲嘿嘿一笑,伸手在那迷人的荫道一摸,沾满了湿淋淋的爱水,在皎洁的月光下,泛出晶莹剔透的光芒,他笑了:“则儿,你看,这爱液多美啊,怎么会脏呢?”



? ? 月儿羞涩的躲了起来,天地突然暗了下来。天雷勾地火!山林中一老一少的两个人,在月亮被乌云遮住的一霎那,心中的欲火陡然蹿升!



? ? “冲儿,上来吧。我要!”



? ? 宁中则吐气如兰的说道。



? ? 第1865、6章温柔娇羞的师娘



? ? 月光的隐去,让宁中则心中最后的那丝道德底线,彻底的撕裂了,崩溃了。端庄文静的气质消失了,换上来的是风情万种,是妩媚至骨。深深的夜色中,在不到一米的距离内,可以清楚的看到,宁中则微微张开那诱人的小嘴,灵巧的舌头轻轻地舔着那绛红的朱唇,柳眉一蹙,妙目一眨,透过那浅浅的睫毛,传来的风骚入髓、勾魂夺魄的眼波,她朱唇微张,发出的荡人心魄的话语:“冲儿,你上来吧,我要。”



? ? 令狐冲醉了,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身上的血管突然暴涨,一股子来自内心深处,传承了几千年的雄性激素,骤然爆发。他扑了过去,搂抱住宁中则那丰满而性感的娇躯。等他刚刚垂下头,宁中则就嘟起小嘴,迎了上来。她是异常的主动,一下子捉住了令狐冲的大嘴,狠狠的吸吮着,吞咽着他的津液,要将令狐冲那略显冰冷的嘴唇彻底的融化。那紧促如兰的呼吸,一股股直蹿到令狐冲的鼻孔里,痒痒的,让他忍不住想打个喷嚏,可是,嘴巴却被宁中则紧紧的咬着,香艳小舌头迫不及待的伸到令狐冲的嘴巴里面,主动的寻找那湿滑的大舌,上下缠在一起。



? ? 令狐冲在最初的震惊之后,也热烈的回吻了起来,嘴唇渐渐变得火热滚烫,灵活而又有力的舌头,反击了回去,伸入宁中则湿润温暖的嘴巴里,时而与香舌纠缠在一起,时而轻轻舔弄着少妇洁白的牙齿,一会儿是舌尖相撞,灵巧轻点;一会儿两舌相贴,翩翩起舞,缠绵不已。两个人饥渴的相互吞吐着对方的津液,在原始的山林里,热情的激吻着,他们忘却了江湖的恩恩怨怨,忘却了世俗的道德礼仪,就像干柴与烈火一样,在茫茫夜色下,将那人类最原始的欲火点燃起来。



? ? 宁中则的娇躯在颤抖着,她卷动香舌,与那侵入的舌头相互舔吸,湿热的亲吻是火爆的,是挑逗的,她觉得整个心儿彻底的沉沦了下去。在令狐冲长时间的热吻下,她扭动着身躯,更加的动情,一面趁着接吻的空暇发出勾人夺魄的呻吟:“啊……哦……恩……”



? ? 一面举起白嫩的手臂环上令狐冲的脖子,让亲吻变成紧密的贴合,或许是觉得隔着衣衫不太舒适,她的小手又滑落了下来,用力的撕扯着令狐冲的衣衫,让那古铜色结实的膀子露了出来,让那宽阔的胸膛裸露在空气中。



? ? 宁中则猛然一用力,将令狐冲推到在草地上。她直起腰身,两个白藕般的胳膊,向后举着,整了整乌黑的秀发,让秀发轻轻的散落在玉背上。



? ? “咕噜”令狐冲忍不住透了口口水,宁中则的这个动作,将那傲人的双|乳|暴漏无疑,艳丽无比,失去了挤压的ru房在无拘无束的跳动着,两粒尖挺诱人的粉红色一抖一颤的弹动着,鲜活、夺目,更妖艳的则是那那一道伤痕,带着点点血红,飘着浓浓药香。



? ? “冲儿,我美吗?”



? ? 宁中则轻声的问道。



? ? “美,好美啊。”



? ? 令狐冲由衷的赞道。他伸手去触摸那雪玉般温暖的ru房,他伸手抚摸那丝锦般光滑的蛮腰。



? ? “讨厌,你想玩我的奶子了?”



? ? 宁中则在咯咯的笑声,轻轻的问道。



? ? 这……这还是那个端庄的岳夫人,还是那个豪气的宁女侠吗?这种粗鲁而羞人话语,偏偏在斯文的嘴里吐出,使人惊诧之余,却欲火滔滔。哪个男子不想自己的妻子,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在外面是贞洁烈妇,在屋里是温顺巧妇,在床上是yin娃荡妇。这宁中则莫非就是这样的女人吗?



? ? “不说话,那就不让你玩了。”



? ? 宁中则轻笑道。在心里压抑了近二十年的心事,一下放开了,让宁女侠只有欢乐,再没有羞涩。或许,这黑暗,确实是女人释放自我的最好舞台。



? ? “我……我玩……”



? ? 令狐冲说道。



? ? 美师娘一笑,却突然伏下了身子,她抱着令狐冲脑袋,再次亲吻了下去。她居高而下,轻而易举的就将她的津液徐徐的度入令狐冲的口中,而舌头却又疯狂的在他嘴里面肆意的允吸着,将令狐冲的津液又吸进自己的嘴里,那动作粗狂而主动,快感不断的冲击着令狐冲的脑子。



? ? 在亲吻同时,她身子缓缓的移动,柔软的ru房在令狐冲的胸膛上轻轻的滑动。那不是简简单单的滑移,那是充满着情趣的挑弄,她时而身子微弓,只留下两粒晶莹的红玉玛瑙,轻轻的掠过令狐冲的胸前,那是一线的冰凉,时而她身子微微下沉,硕大白皙的酥胸一下子挤压了下,在古铜色的胸膛上展开一片粉白,犹如温玉一样,传来丝丝热量,只是那中心的一点,却依旧是冰凉的。



? ? 激吻过后,还不等令狐冲有什么动作,就见宁中则臻首侧到一旁,吐出柔软滑腻的香舌挑逗性地舔弄着他的耳朵。性感带不独独是女人所有,男人也有,耳垂突然紧贴这一个温暖而粘润的犹如一条鱼儿一般灵巧的舌头,让令狐冲身子忍不住打了一个战栗,还没等他想伸出手去安抚那雪玉的酥胸时,美师娘的身子,竟然开始下移了。她一路的亲吻着,用灵巧的舌头舔弄着,用葱白的玉手揉磨着男子的身体,每一寸肌肤都不会被她放弃。



? ? 令狐冲沉醉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像宁中则这样服侍自己。那白玉柔荑在划过微隆的胸膛,抚摸着令狐冲的小腹。



? ? “冲儿,你的身子好结实啊,竟然有六块肌肉。”



? ? “我是练武之人啊,有肌肉也是正常的。”



? ? “嘿嘿,就是不知道你腰功如何,要是腰差了,肌肉再多也是个蜡样银枪头,重看不中用啊。”



? ? 宁中则说道。



? ? 令狐冲已经习惯了宁中则的变化,他嘿嘿的yin笑道:“师娘,几个时辰之前,你不是见过我大展雄风的英姿吗?灵珊可是我的棒下之臣啊。”



? ? 说着,令狐冲微微抬了下屁股,哪里的帐篷已经撑起来好久了:“人有本钱,走到哪里都不怕。”



? ? “是吗?那就让我试试看了。”



? ? 宁中则忽然对令狐冲抛了一个媚眼,伸手轻轻一拉,解开了令狐冲的腰带,退下了令狐冲的衣裤,大rou棒砰然跳跃了出来。



? ? 令狐冲运气情意绵绵手,指挥着大rou棒微微的向宁中则点了点头:“师娘,你看,他正在想你致意问好呢!”



? ? 宁中则轻轻的压了一下大rou棒的顶端,用指甲轻轻的戳了一下马眼:“让你调皮。”



? ? 素手滑下,在乌黑的大rou棒上游弋着,白的娇嫩,黑的坚硬。



? ? 令狐冲舒服的“哦”了一声,就见宁中则张开朱唇,轻轻的吻在了大rou棒的顶端,灵巧的舌头,悄悄的添了一下马眼,一股子温润的感觉从大rou棒传来下来,“则儿,你舔的我好舒服啊。”



? ? “啊。”



? ? 令狐冲突然觉得大rou棒上一痛,被宁中则轻轻咬了一下,宁中则瞪了他一眼:“没大没小的,叫我师娘!”



? ? 真是一个怪异的美师娘。她竟然喜欢这种背德的叫法,是不是只有那一声“师娘”才能刺激到她内心深处,勾起那奇异的快感。



? ? “师娘,快,帮我舔一舔吧。”



? ? 令狐冲说道。



? ? 宁中则艳丽的瞥了令狐冲一眼,那勾魂的眼神,好像拥有无穷的魔力一样,轻轻松松的就吸引住了令狐冲的视线,脑海里只有她那娇媚的身影。



? ? 那白皙而又一丝不挂的胴体,正乖巧的跪在令狐冲两腿之间,她弓着身子,黑泽的秀发从白嫩的肩头滑下,丝丝跌落在令狐冲两腿之间。随着她臻首的上下移动,秀发轻轻的触动着两腿之间那敏感的肌肉,就仿佛有人故意拿着发梢轻轻挑逗着自己一样,痒痒的感觉让他不禁伸出手轻轻的抓了抓。



? ? 可脑海里真正充斥的快感,却不是由于这发梢挑逗所引起的。那是从大rou棒上清晰传来的愉快感觉。宁中则张开朱红小嘴,轻轻的含着令狐冲大rou棒,她并没有一下子吞的很深,反而只是浅浅的含着大rou棒的顶端,含着那紫红颜色,由于勃起而发亮的杵头。嘴唇正好包裹在杵头那环形的下沿处,她用柔软滑润的舌尖,轻轻的舔弄着顶端上那浅浅的一道缝隙。



? ? “哦,师娘,你……你小嘴舔的好舒服啊……”



? ? 令狐冲情不自禁的说道。



? ? 宁中则嘴角泛起一丝满意的笑容,她不再逗弄那道缝隙了,反而将整个舌头缠卷了过去,在大rou棒的顶端四下游弋这,仿佛是一条诱人的鲶鱼,在口腔中处理的肉柱四周游弋者。那发亮的顶端本就是敏感的所在,又哪里经得起如此香艳的挑逗啊。



? ? 一阵阵的快感冲向令狐冲的脑海,这快感和过去的那些经历断然不同。过去大rou棒上传来的快感,不是由敏感的杵头发出的,而是在往复的活塞活动中,在荫道内壁和杵身的紧贴摩擦中产生的。那种快感是持续的,是伴随着抽插,连续的发生,渐渐的积蓄,犹如徒步攀登高峰一般,一步一步的接近那快乐的顶峰。而在宁中则香舌的挑逗下,这快感来的突然,就犹如坐在火箭上一样,“嗖”的一下,直窜入云中,在云雾缭绕之中欲仙欲死。



? ? 好在令狐冲心里有准备,早就运起了情意绵绵手,另外,还有一个关键则是他今夜刚刚在岳灵珊哪里得到了满足。所以,他虽然颤抖着,却还顶的住。



? ? 令狐冲的坚挺,似乎也激起里宁中则的斗志。她陡然改变了策略,香舌不再在杵头上滑动了,反而灵巧的转到了杵头圆环下面的沟槽中,她不贴弄沟槽的顶端,舌尖微微翘起,轻轻的点着那圆环的下沿。



? ? “嘶……嘶……”



? ? 令狐冲忍不住大声的吸了一口气。自己的这个美艳师娘,还真是了解男人的性感带,哪里容易被激发原始的愿望,她就舔弄哪里。这杵头的外表面都可以说是久经摩擦,久经考验的,可只有那杵头圆环的下沿,由于陷在沟槽里面,反而是细皮嫩肉的,极其容易被挑弄。



? ? “师娘,你……你舔的我好舒服,你……谁能娶你做老婆真是幸福啊。”



? ? 令狐冲大叫道。



? ? 或许这声“师娘”让宁中则更加的兴奋,或许这声夸奖,让宁中则更加的愉悦,她更加的卖力起来,三管齐下,让令狐冲痛快的高叫不易。所谓的三管齐下,就是灵巧的香舌在沟槽里滑动,香艳的红唇包裹着杵身吸吮,而洁白的牙齿也在轻轻咬着沟槽,来回的摩擦起来。



? ? “啊……”



? ? 令狐冲舒服叫着,他突然用力的抓住宁中则的臻首,狠狠的朝下压了下去。



? ? “啾啾……”的声音传来,宁中则张口将大rou棒吞进了口中。她兴奋的吞咽着,一只吞到不能再吞为止。然后臻首颤抖着,让令狐冲清楚的感受到杵身的欢愉,杵头结结实实的顶在她的喉咙深处,吐出来一点,在吞进去一点。她娇红的脸颊下凹着,让口腔内形成一个紧紧的“o”型通道,紧紧的夹裹这大rou棒。这个通道是潮湿的,是润滑的,是温暖的,还带着点点的气流。



? ? 这是女子身上四大妙处之一,此时正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